卢作孚研究刊物
卢作孚的乡村建设构想
 当前位置:首页 > 图文列表
卢作孚的乡村建设构想
上传时间: 2021-10-14 11:51:42     作者: 杜洁     来源: 卢作孚的乡村建设构想

   

    乡村建设在消极方面是要减轻人民的苦痛,在积极方面是要增进人民的幸福。造公众福,急公众难。……我们要做这样的事业,便要准备人、准备钱、准备东西、准备办法,尤其要许多人分工合作,继续不断地去办。

  ——卢作孚《乡村建设的意义》

  1927年春,卢作孚出任江、巴、璧、合四县特组峡防团务局局长后,即着手开展乡村建设。22年间,在以北碚为中心的嘉陵江三峡地区,兴办了大量的文化、教育、经济、交通建设事业。把北碚这个贫穷落后、偏僻闭塞、盗匪横行的小乡场,建设成了一座海内外知名的乡建“明珠”。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北碚为何能够独树一帜?这要先从北碚这艘航船的掌舵人——卢作孚如何思考乡村建设说起。

  卢作孚先生的乡村建设探索并非是从他来到北碚才开始。其实,对中国乡土社会的建设思考,从此前很长时间开始就已经在卢作孚的脑海中孕育。直到他获得在北碚大展身手的机会,这些思想才有机会逐渐落地生根、发展壮大。

  1910年,17岁的卢作孚加入同盟会,参加了四川保路运动,投身辛亥革命。而辛亥革命后,他对武装革命有很多反思,并转而投身教育。1914年,他在合川家乡的中学担任教师,并同时从事新闻工作。1921-1924年,他在四川军阀杨森的支持下在四川泸州、成都从事教育改革工作。但军阀政治的不稳定,造成了教育事业的不稳定。他痛定思痛,决定自主兴办实业,并以此为依凭开展社会建设。1925年起,卢作孚筹划创办民生公司。1927年,他在重庆北碚开始主持区域性的乡村建设综合实验。通过一步一步的酝酿,卢作孚逐渐形成了他独特的乡村建设思想,勾画出集教育、实业、社会多重内涵的“建设救国”北碚蓝图。

  一、“微生物”社会建设思想

  1922年,29岁的卢作孚提出了他的“微生物”思想。是年,卢作孚于四川泸州主持民众教育工作,在一次活动中,讨论到个人如何在救国强国、改造社会的过程中发挥作用,他说:“你应当是微生物,微生物的力量才特别大,才使人无法抵抗。……看得见的不是力量,看不见的才是力量。”[1]这里,“微生物”的比喻,充分体现了卢作孚的社会建设思想,并贯穿于他此后三十年的探索实践之中。

  什么样的建设是“微生物”式的社会建设呢?卢作孚认为,“不是说的好听,是要有计划地继续努力。”[2]1923年,他以卢思之名发表了《一个根本事业怎样着手经营的一个意见》[3],指出,凡建设社会的事业都应该“大处着眼,小处着手”。而着手的**要务在于人才的训练,而这种训练必须是依托于小规模的事业进行切实的“做事的训练”。其次,由于经费的紧张,且要尽可能不增加民众的捐税负担,所以社会建设“*初更宜以少的经费,经营规模小的事业,等到成绩显著,民众赞成以后,逐渐谋扩大的机会,便少许多困难的问题。”[4]同时,他还强调,“社会不是急遽改革得了的……所以我们应该用指导和帮助人的力量到*高度,而减强迫人的手段到*低度。”[5]

  二、乡村建设的初期构想:《两市村之建设》

  1925年,卢作孚离开成都通俗教育馆回到老家合川。他在合川对本地市镇与乡村进行考察,写下了《两市村之建设》一文,成为他开展乡村建设的早期蓝图。为什么选择此一市村呢?他说“窃以为求在国内政治、教育经济等各方面,有完美之改革及经营,*终固应普遍而彻底,*初则有其基址。就地方言,乃应以一市一村为起点;就事业言,乃应以一端二端为起点”[6]。而通过对以往经验教训的反思,这次他将事业的入手点选在了实业建设。他认为,巨额的社会事业建设经费,是地方政府难以支持的,也不能给本地乡民增加税捐。所以“在事业之效未著以前,主张树植经费之基础于实业之盈利上”[7]

  在这篇文章中,他将自己的实业建设计划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合川县城南岸的市村的建设,另一部分是对重庆至合川之间三峡诸山经营林矿的想法。这两部分都是先从实业如何发展来进行计划,分析已有资源、资本、原料的情况,以及应该如何进行经营。同时,他把社会建设事业分为两个时期,**个时期主要推进实业、交通等基础建设,在此基础上,第二期着手推进市村的建设。市村的社会建设包括了市场、规划、建筑、卫生、教育、娱乐、组织、经费……诸多层面。事无巨细且又层次分明、井井有条,他的这篇建设蓝图,很多都在后来的北碚建设中得到了切实有效的施行。

  更值得注意的是,他在这个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对嘉陵江三峡区域的全域性资源开发,而不是仅就一个地方谈一个地方。不是仅仅说合川,而是将重庆至合川连在一起,进行整体性地分析。他注意到三峡诸山存在林、煤等丰富资源,同时又存在运输不便的困难。这也成为此后他整体性推进“嘉陵江三峡乡村建设实验区”的认识基础。

  卢作孚通过对合川南岸市村、三峡诸山的分析,设计了宏伟的建设蓝图。而他认为,任何一个建设事业,都要从一件一件具体的小事开始。他分析认为,当时对于合川这种山区小县城而言,开发矿产、建设实业*核心的困难是交通。所以,需要首先开启“渝合间之轮航”[8]。于是,他说干就干,19251011日,民生公司正式筹备。19266月,民生公司开始创立,并确定了“服务社会,便利人群,开发产业,富强国家”的宗旨。8月,**艘轮船——“民生”轮正式开始渝合线航行。同时,卢作孚对于合川和嘉陵江三峡整体社会建设的蓝图,则随着他1927年担任江巴璧合四县特组峡防团务局局长,而以北碚为中心波澜壮阔地展开。

  三、《乡村建设》——*早的系统“乡村建设”论述

  192910月,卢作孚用很长的篇幅系统梳理介绍了他对“乡村建设”的理论与实践思考。这是我国近代历史上,**篇以“乡村建设”为标题进行系统论述的文章。

  卢作孚撰于1929年的《乡村建设》,全书共8章,对乡村建设的意义、乡村地位的重要、乡村的教育建设、经济建设、交通建设、治安建设、卫生建设以及乡村的自治建设8个方面进行了阐述

  在这篇文章中,卢作孚秉承了他的社会建设思想,同时进一步深化了对城乡关系的反思,提出了乡村在整体社会建设中的重要性和必要性。首先,他指出,什么是建设?“建设的意义是说:今天以前没有举办的事情,把它举办起来。”所以,它是创新性的、是改良性的、是以民生的幸福为目标的。而要向这个方向努力,卢作孚强调指出——乡村的地位至关重要。

  当时,在近代发展过程中,城市建设常被认为代表着现代化的发展方向。而卢作孚认为,乡村的地位不容忽视。卢作孚从政治、经济、教育三个方面分析了乡村的重要性、以及乡村正在面临的危机状况,其不仅在当时具有重要意义,对当今的社会建设与乡村振兴工作也具有重要的启发意义。

  卢作孚先生的这篇文章更重要的意义在于,他同时提出了进行乡村建设的实践思路。在文章中,他以乡村的教育建设、乡村的经济建设、乡村的交通建设、治安建设、卫生建设、乡村的自治建设为题,分章节详细论述了应该怎样进行乡村建设。他在文章中论述的思路与措施,有一些是两年来在北碚的建设工作的经验总结,更多的则是对未来工作的预期展望。

  在这篇文章中,卢作孚先生的乡村建设思路已经比《两市村之建设》中的大纲式蓝图更加清晰、也更聚焦更丰富。

  四、“乡村现代化”思想的系统提出

  以北碚为中心开展的乡村建设实践推进了8年后,卢作孚在1934年发表了《四川嘉陵江三峡的乡村运动》一文,对此前工作与思考进行了深入且系统的总结。在这篇文章中,他清晰且明确的提出了自己开展乡村建设工作的目的:“不只是乡村教育方面,如何去改善或推进这乡村里的教育事业;也不只是在救济方面,如何去救济这乡村里的穷困或灾变。……根本的要求是要赶快将这一个乡村现代化起来”[9]。值得一提的是,1930年,卢作孚带队赴华东、华南、华北、东北地区的28个地区进行考察,他强调要“带着问题出去,求得办法回来”,在推动工农业、科学、文教事业的发展,以及现代城市建设等方面,都学习了很多经验,并迅速转化应用在了北碚建设上。

  卢作孚所提出的“乡村现代化”是指的什么呢?不是简单地让乡村城市化、工业化、市场化、或者资本化。他所追求的,是另一种不同样式的现代化。他指出,“现代是由现代的物质建设和社会组织形成的,而现代的物质建设和社会组织又都是由人们协力经营起来的,人都是训练起来的。”[10]这个社会建设的“经营”,首先是形成安定的秩序。在此基础上,卢作孚带领同仁们开展了几方面的工作:吸引新的经济事业、创造文化事业和社会公共事业。经济事业的开展,并不是多赚钱那么简单,卢作孚在北碚兴建了新的工厂、煤矿、农村银行的同时,还要把这整个地方变成“现代的生产陈列馆”。他期望通过这些在当时属于新兴产业的生产方式,启迪人们对于生产方式的认知与创造。

  第二个方面,他以北碚的市场为中心,开展文化和社会公共事业。这在当时的乡镇建设之中,是“无中生有”的事情。他以新的文化和新的社会服务取代了传统的赌博、抽大烟,拓宽了人们的视野和思想,并成功营造一种新的社会氛围与环境。

  而*重要也*持久的工作,是人的训练工作。除了通过生产和文化的创新,营造新的社会环境之外,卢作孚还在北碚训练了学生队,以此进行社会的文化建设和民众教育。总结起来是四个方面的运动:现代生活的运动、识字的运动、职业的运动、社会工作的运动。从而通过帮助人、引导人、教育人、形成了整个区域的现代化建设。  

可以说,卢作孚的“乡村现代化”,追求的是生活方式的革新,是社会文化的革新,是生产方式的革新——根本上是人的革新。正如他将自己创办的**个实业定名为“民生”一样,卢作孚社会建设追求的,是服务于民生整体提升的现代化,而非服务于企业与资本不断扩张的现代化。而他的理论与理想,也在北碚这个小城中获得了集中的体现。用卢作孚自己的话说,一个乡村的现代化是什么样的?请看嘉陵江三峡的建设成就:

1.经济方面:

      (1)矿业有煤厂,有铁厂,有矿厂。

      (2)农业有大的农场,有大的果园,大的森林,大的牧场。

      (3)工业有发电厂,有炼焦厂,有水门汀厂,有造纸厂,有制碱厂,有制酸厂,有大规模的织造厂。

      (4)交通事业山上山下都有轻便铁道,汽车路,任何村落都可以通电话,可通邮政,较重要的地方可通电报。

2.文化方面:

      (1)研究事业注意应用的方面,有生物的研究,有地质的研究,有理化的研究,有农林的研究,有医药的研究,有社会科学的研究。

      (2)教育事业学校有试验的小学校,职业的中学校,完全的大学校;社会有伟大而且普及的图书馆、博物馆、运动场和民众教育的运动。

3.人民:

      皆有职业,皆受教育,皆能为公众服务,皆无[不良]嗜好,皆无不良的习惯。

4. 地方:

    皆清洁,皆美丽,皆有秩序,皆可住居,皆可游览。[11]

    通过以上简单梳理,我们看到了卢作孚关于乡村建设思想逐步发展成熟的过程。


作者简介:

杜洁: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助理研究员。

(节选自《乡建北碚》,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即出。)

注释:

[1]凌耀伦,熊甫.卢作孚文集(增订本)[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370.

[2]凌耀伦,熊甫.卢作孚文集(增订本)[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379.

[3]凌耀伦,熊甫.卢作孚文集(增订本)[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21.

[4]凌耀伦,熊甫.卢作孚文集(增订本)[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21.

[5]凌耀伦,熊甫.卢作孚文集(增订本)[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22.

[6]张守广,项锦熙.卢作孚全集(**卷)[M],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201669.

[7]张守广,项锦熙.卢作孚全集(**卷)[M],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201669.

[8]张守广,项锦熙.卢作孚全集(**卷)[M],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201672.

[9]凌耀伦,熊甫.卢作孚文集(增订本)[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278.

[10]凌耀伦,熊甫.卢作孚文集(增订本)[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278.

[11]凌耀伦,熊甫.卢作孚文集(增订本)[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282.


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