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作孚研究刊物
解析卢作孚创业精神的至理名篇 ——读厉以宁《<卢作孚文集>序》
 当前位置:首页 > 图文列表
解析卢作孚创业精神的至理名篇 ——读厉以宁《<卢作孚文集>序》
上传时间: 2021-07-26 15:21:41     作者: 刘重来     来源: 解析卢作孚创业精神的至理名篇 ——读厉以宁《<卢作孚文集>序

    20多年前的1999年,当我刚拿到由**学者凌耀伦等主编的《卢作孚文集》(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3月版)时,就被我国经济学泰斗厉以宁先生为此书写的长篇序文深深吸引住了。

  当然,这种吸引,不仅是惊喜厉以宁先生对卢作孚创业精神精辟而独到的认知和评价,而且还夹杂着我对厉先生多年的敬仰和一年前的巧遇与相识。

  那是1998年初,我荣幸当选九届全国人大代表。35日,当九届全国人大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次大会时,我按指定的席位就座后,就惊讶发现坐在我同一排的邻座(大约中间隔一位代表)竟是大名鼎鼎,仰慕已久的厉以宁先生。

  当时我并不知晓厉先生对卢作孚早有深刻的认知,更不知道他与卢作孚的家人有何关系,只知道他是我国**经济学家,是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只知晓他是我国*早提出股份制改革理论的学者,在海内外享有极高声誉,甚至还有一“厉股份”的绰号。

  我也曾在电视上多次听过他对股份制改革等问题的讲话,其深入浅出、言简意赅的解析,让人敬服,回味无穷。想不到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大会的隆重场合见到他了。感到十分高兴,觉得这是一个就近讨教的好机会,就主动向厉先生打招呼。当他得知我是高校教师,且是教历史的,就很热情和我在大会前短暂的时间里交谈起来。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一届人大五年中,代表的座席都没有变动过,所以每年到人民大会堂开会,都有多次交谈的机会。

  特别是20007月,我有幸列席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恰好又与厉先生同在一个小组。在6天的小组会中,交谈的机会就更多了。此时我已拜读了厉先生为《卢作孚文集》写的序文,所以斗胆将自己写的《难能可贵的超前眼光——评<卢作孚文集>》一文的初稿请他看一下,提点意见。他很客气,在仔细看了拙文后说他很赞成我的看法,说卢作孚确实在不少问题上有超前思维。此文后来发表在光明日报社主办的《博览群书》2000年第9期上。

一、厉先生为《卢作孚文集》写序的原因

  当我1999年读到了厉先生为《卢作孚文集》写的序文后,才知道他对卢作孚先生早就有深刻的认知,且不少认知,竟是从卢作孚先生的后人那里来的。更有意思的是,厉先生与卢作孚的多位后人都有过亲密交往,结下了深厚友谊。

  厉先生在序文中回忆,早在上个世纪40年代,他就与卢作孚的儿子卢国纶相识了。那时两人是南京金陵中学的同班同学,因为都是“寄宿生”,同住金陵中学的“口子楼”三楼,且“朝夕相处,时间长达两年半,直到高中毕业”。[1]

  在与卢国纶相识之前,厉先生就已对卢作孚有所闻知,正如厉先生在序文开头所说:“卢作孚先生的事迹以及他一手创建的民生公司的成就,我在抗日战争时期就已有所耳闻。”这也不奇怪,民生公司在抗战作出的贡献,特别是卢作孚亲自指挥的,被誉为“东方敦刻尔克”的宜昌大撤退震惊中外,谁人不知,哪个不晓呢。

  然而在厉先生与卢国纶“朝夕相处”两年半的时间里,他才对卢作孚有了真正的认知。正如厉先生在序文中所言:“从他(指卢国纶)那里,我对卢作孚先生的持家、为人,尤其是创业精神,又有了较深入的了解。”

  更巧的是,当厉先生来到北京大学任教时,又同住北大中关园宿舍的卢作孚长子卢国维的女儿卢晓蓉、严家炎夫妇一家相识,且“往来甚密”。特别是卢晓蓉夫妇的女儿恰恰又受教于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是厉先生的学生。

  出于对卢作孚几十年较深入的认知和出自内心深处的敬仰,再加上与卢作孚家人的亲切关系,所以当《卢作孚文集》主编凌耀伦先生请厉先生为此书写序时,厉先生“慨然应允”。厉先生说:“这不仅出于我对这位长者(指卢作孚先生)的敬慕,而且也是出于我同卢国维、卢国纶、严家炎和卢晓蓉的友谊。”

二、卢作孚是“一位有高度创业精神的企业家”

  卢作孚作为创办了旧中国规模*大一家民营航运企业——民生实业公司的企业家,其人其事,可圈可点之处甚多,为什么厉先生的序文重点是解析和评价卢作孚的创业精神呢?

  作为经济学家,厉先生认为在企业的发展中,创业精神至关重要,它是企业的灵魂,企业的生命。他在序文中写道:

  多年以来,经济学界在经济发展的研究中,逐渐取得了大体上一致的看法,这就是:经济发展不仅要靠投资,靠技术,靠各种必须的物质资源,而且要靠一种精神,可以把这种精神称作创业精神和企业家精神。

厉以宁先生对?“创业精神”也有十分精辟的解析:

  什么是创业精神?创业精神是指在创业者的主观世界中,具有开创性的思维、观念、个性、意志、作风和品质等。其五大要素是激情、积极性、适应性、领导力和雄心壮志,且善于在环境的趋势和潮流中把握时机。

  创业精神包括理想信念,坚持不懈执着追求和敬业诚信态度等等。正因为如此,厉先生认为“创业精神比物质资产更加重要”。他认为社会物质资产可能因为一场战争或一场特大自然灾害遭到严重的破坏或损失,“但只要创造物质财富的创业精神依然存在,那么很快就会有新的物质资产来代替被破坏的物质资产。如果社会所失去的是创业精神,那么已有的物质财富会逐渐耗竭,社会将陷入衰退之中”。

  厉先生认为在经济发展中缺少投资,缺少技术等,都可以从外部引入,但“创业精神体现于本国国民的身上,特别是体现于本国一些组织经济活动的人的身上,这是无法从国外引进的”。

  厉先生对卢作孚的创业精神评价很高,认为卢作孚先生是“一位高度创业精神的企业家”,正因为如此,所以他为《卢作孚文集》写序,首先是把重点放在解析和评价卢作孚的创业精神上。

三、“创业精神与企业家精神实际上是同义语”

  厉先生在序文中对什么是企业家,什么是企业家精神有非常精辟而独到的见解。他认为企业家是“能有效地组织经济活动的人”,但又特别强调“企业家并非一种职务,而是一种素质,一种才能”,而这种素质和才能主要体现在创业精神上,所以厉先生认为真正的企业家,必须是“有创业精神并且有组织经济活动能力的人才符合作为企业家的条件”。

  正因为如此,厉先生认为“创业精神和企业家精神实际上是同义语”。所以,作为一位**企业家,必须要有高度的创业精神。厉先生指出,在现实生活中常常可以看到,“有创业精神的,经济活动可以组织得很好,有业绩,有特色;而没有创业精神的,经济活动必然无声无色,甚至*终使经济活动衰败下去”。

  厉先生分析了创业精神之所以在不同的人身上有差别的原因:“在于对客观经济的现状,包括对个人的处境,是否满足”。他认为那些“满足于客观经济现状与个人处境的人,不容易产生不断进取的精神、创业精神。只有不满足于客观经济现状与个人的处境,才会涌现不断进取的精神,才会产生创业的愿望,也才会求变革,求发展”。

  所以厉先生认为“满足所带来的,不可能是创业,至多不过是守成而已”。在厉以宁先生看来,“不满足”才是创业精神产生之源。俗话说得好,“穷则思变”,厉先生用“满足”和“不满足”言简意赅地解读了创业精神的由来。

  卢作孚为什么会是“一位有高度创业精神的企业家”呢?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从不满足现状,大胆勇往直前。无怪卢作孚好朋友,创办华西大学的美国人毕启博士,“夸赞地责备”卢作孚:“哎呀!你总是以一种可怕的步伐在前进。不是吗?”[2]永不满足,就是卢作孚不断进取的动力。

四、创业精神与爱国主义紧密结合

  厉先生认为“创业不是简单地改变个人的处境,或使得个人的事业有所成就;创业是同国家的振兴、国民经济的腾飞联系在一起的”。在民国早期,一批**企业家艰苦创业,目的不是为了个人或小集团的发财致富,更不是为了利润*大化。193310月,卢作孚在民生公司成立八周年纪念大会上就十分明确表态:“民生公司不是一桩自私自利的事业……民生公司不是只图资本家发财的,它的经济立场,可以说是站在整个的社会上面的,纯全是一桩社会事业。”[3]可以说,民生公司创业的目的,是为了救亡图存,是为了国家的繁荣富强。在厉先生心目中,卢作孚就是这样一位将创业与国家兴亡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典型企业家。

  厉先生历数卢作孚于192510月创办民生公司以来,正是“四川政局混乱,经济凋敝,民不聊生”之时。而卢作孚“本着实业救国和造福乡里的热忱,奔走于成都、重庆、上海之间,为川江航运业的发展而煞费苦心”。

  厉先生还特别指出在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卢作孚“竭尽全力集中全部可用船只抢运人员与物资进川”的壮举,认为卢作孚“这一非常时期的非常行动,植根于他对国家命运的关心”。所以,厉先生高度评价“卢作孚先生的创业精神同他的爱国主义思想是紧密地结合在一起的”。

  民生公司的发展史,就是卢作孚的创业史,更是一部爱国史。正因为卢作孚的创业精神是与爱国主义紧密结合,所以才有了民生公司的辉煌,才成就了卢作孚成为爱国企业家的典范。

五、创业精神与调动职工的积极性创造性

  厉先生认为一个企业的效率关系到这个企业的前途和命运,而效率的源泉来自机制。而“机制的背后又是什么?这就涉及人的创造性的调动和发挥了”。这是因为“**的设备是人来操作的,有效的管理模式是人来设计与实施的。假定不调动与发挥人的创造性、积极性,再**的设备也提供不了高效率,再好的管理模式也会形同虚设”。

  但如何调动职工的创造性和积极性呢?厉先生认为采用工作纪律、奖惩手段等虽然有一定效果,但毕竟是有“限度”的,“不是**的”。厉以宁提出必须用“适应”来“取而代之”。

  什么是“适应”?厉先生认为“‘适应’是指主体与客体协调一致,使客体感到自己与主体不可分,也使主体感到自己与客体不可分。‘适应’意味着人际关系的协调,从而使每一个人从内心迸发出积极性。”所以,厉以宁认为“人际关系的协调是效率的真正源泉,它带来的是效率的持续增长”。

  厉先生分析民生公司从上世纪20年代到40年代为什么“办得很有成绩”,为什么效率特别好,“这与卢作孚先生的管理思想,特别是对人的因素的重视,有直接关系”。

  如何调动职工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卢作孚认为关心职工生活很重要,让他们减少后顾之忧,便能轻松愉快投入到工作中去。

  1934年,卢作孚在《大公报》发表《建设中国的困难及其必循的道路》一文中,他特别强调在民生公司的事业中,“要求每一个人解决事业的问题,从轮船上的茶房水手起,从工厂的小工起,以至于各级职员工人,无一个不为事业努力”。他要求“个人努力地帮助社会,社会亦尽量的帮助个人”。

  而卢作孚与民生公司在关心职工上是十分突出的。卢作孚在这方面的设想,到今天仍是我们努力的方向。他说:

  我们的预备是每个人可以依赖着事业工作到老,不至于有职业的恐慌;如其老到不能工作了,则退休后有养老金;任何时间死亡有抚恤金。公司要决定住宅区域,无论无家庭的,有家庭的职工,都可以住居。里面是要有美丽的花园,简单而艺术的家具,有小学校,有医院,有运动场,有电影院和戏园,有图书馆和博物馆,有极周到的消费品的供给,有极良好的公共秩序和公共习惯。……[4]

  仅从以上文字可以看出,卢作孚对民生公司的职工生老病死是多么关心,想得多么周到。

  厉先生认为卢作孚如此想,如此做,是“认识到企业必须关心职工的生活和福利,但他认为这还不够,要使得民生公司成为一个有凝聚力的群体,有必要从心理建设着手,即不把人单纯地看作‘经济人’,而要把人看作‘社会人’,这样,人际关系就协调了,职工同公司之间关系就适应了。”这样一来,“效率作为人际关系协调的结果,必须逐步上升”。

  卢作孚在《大公报》写了此文两年后,即1936年,他的好朋友黄炎培到民生公司参观,看到的就是民生公司上下一条心的感人景象:

  民生公司,卢先生是总经理,员工有六千多人,……他们大家认清楚,他们的出汗,是为着这一条整个的长江求出路,为着这一群整个的中华民族求出路,决不是为总经理,也不单是为股东,更说不到为他自己。[5]

  这样的职工情怀,这样的凝聚力,在当时的企业中是十分少有的。这与卢作孚对职工的关怀和尊重有极大关系。无怪于**经济学家叶檀发出了“学盖茨不如学卢作孚”的呼声。她十分佩服“民生公司给职工提供了优厚的福利,如免费就医,供应膳食,定期休假,建立训练场所等”举措。她十分感叹:“公司如此爱惜员工,职工自然爱公司如家。”[6]

  正如厉先生所言,民生公司之所以经营效率高,正是因为卢作孚善于协调人际关系,充分调动和发挥职工的创造性和积极性的结果。

六、卢作孚“是我国近代企业文化建设的*早倡导者之一”

  厉先生认为“民生公司之所以在航运界保持良好的信誉,民生公司的职工之所以在艰苦的环境中尽职尽责,为社会做出重大贡献,这都同卢作孚先生一直强调企业文化建设有关”。

  事实确实如此,民生公司从上到下的员工为何具有强烈的爱国心和社会责任感?为何具有强烈的事业心和忘我精神?这是因为他们有着共同的理想信念,这种理想在民生公司成立之初就已定下了。1926610日,民生公司在重庆召开创立会,此时此刻,整个公司还不到10人,全部家当仅有一艘70吨的小客轮,且还没正式开航。作为公司总经理的卢作孚却提出了振聋发聩的公司宗旨:“服务社会,便利人群,开发产业,富强国家。”这是全公司员工的理想和信念和奋斗目标。

  这个理想信念使他们平时在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尽心尽力,而当国家、民族、社会、集体遇到危难之时,则能挺身而出,不畏艰险,勇于拼搏,甚至不惜献出生命。举一个例子:194992日,重庆市区突发大火,从朝天门到小什字,37条街一片火海,而民生公司正处其中。在此关头,民生公司的员工奋勇灭火、救死扶伤,有45名员壮烈牺牲。他们的英勇表现感天动地。**作家陈祖芬写道:“没有老板在场,没有人下令要他们赴死,但是每一名员工都以生命承担起一份责任,民生的责任。每一名员工都是民生的形象代言人,每一名员工都是民生公司。我就是民生!”[7]

  民生公司的员工为什么会有如此大无畏的表现,那就是民生公司有卢作孚建树的民生精神。民生精神就是“爱国精神、集体精神、艰苦奋斗和苦干实干的创业精神融会在一起的具体体现”[8]。这一精神随着时间的推移、时代的变化而不断完善。如今,在民生(实业)公司主办的《民生人》报头上,期期都写明:“民生精神:爱国主义、集体主义、艰苦创业、拼搏献身。”

  民生精神就是卢作孚创建的企业文化精华。厉先生认为“从经济上看,企业文化是企业的一种文化观念和价值准则,是企业全体职工的一种信念和凝聚力的体现”。民生精神就是民生公司全体员工信念和凝聚力的体现,是全公司团结一致、奋发图强、拼搏献身的精神支柱。

  厉先生对卢作孚和民生公司的企业文化建设给予了高度评价:“卢作孚先生创立的民生公司,有理由被认定为本世纪(指20世纪)20年代至40年代内企业文化建设卓有成效的一个范例。卢作孚先生是我国近代企业文化建设的*早倡导者之一。”应该说,厉先生的评价,是实至名归的。正如厉先生的预言:“民生公司的企业文化建设给社会所留下的精神财富,我想,随着时间的推移,将会越来被学术界所认识到。”

七、结语

  厉先生作为我国**经济学家,他对卢作孚的创业精神,从上个世纪40年代至今,有70多年的认知历程。其深刻而独到的解析与评价,是我们打开认知卢作孚创业精神之门的金钥匙。所以,当我们阅读卢作孚的原著,当我们学习、研究卢作孚创业精神时,就一定要反复研读领会厉先生为《卢作孚文集》写的序言。

 

注释:

[1]厉以宁.《卢作孚文集》序//凌耀伦,熊甫.卢作孚文集[M],北京大学出版社,20211.说明:以下凡引厉先生序文内容,不再加注。

[2]孙恩三.卢作孚和他的长江船队//周永林,凌耀伦.卢作孚追思录[M],重庆出版社,200160.

[3]卢作孚.在民生公司八周年纪念大会上的开会词//凌耀伦,熊甫.卢作孚文集[M]2021212.

[4]卢作孚.建设中国的困难及其必循的道路//凌耀伦,熊甫.卢作孚文集[M],北京大学出版社,2021269~270.

[5]黄炎培.卢作孚的奋斗史//张岩.追忆卢作孚[M],人民日报出版社,2014391.

[6]叶檀.学盖茨不如学卢作孚//卢作孚研究[J].20163.

[7]陈祖芬.富翁——读《紫雾》//卢晓蓉.水咬人[M],上海教育出版社,2004212~213.

[8]卢国纪.我的父亲卢作孚[M],人民出版社,2014165.


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