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作孚研究刊物
试论民生公司电灯部的创办、经营及影响
 当前位置:首页 > 图文列表
试论民生公司电灯部的创办、经营及影响
上传时间: 2021-04-16 18:48:33     作者: 蒋继全     来源: 试论民生公司电灯部的创办、经营及影响

    19264月,民生公司合川县药王庙电厂正式运营发电,设立电灯部管理。192812月,民生公司办事处由药王庙迁入慧灵宫(总神庙),称为民生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总事务所,电厂一同迁入。1930年卢作孚先生采购自来水管和机器返回家乡,这是合川自来水厂创办的开始。1931年,随着公司将总事务所从合川迁到重庆,附设于总事务所5年的电厂以电水厂之名独立。19325月,民生公司电灯部正式改名为合川电灯自来水厂。四十年代,电水厂逐步发展。新中国成立后,电水厂在1952年实行公私合营,之后逐步发展为地方国营企业,继续发挥着重要作用。

一、民生公司电灯部的创办

  19255月,段祺瑞免去杨森四川军务督办之职,杨森担心兵权旁落而与取代者刘湘关系交恶,双方激战,杨森战败。杨森支持下的成都通俗教育馆无法维持,卢作孚先生辞去馆长职务,从成都返回合川。在革命救国、教育救国后卢作孚探索新的救国方案,将方向转到实业。

  1011日,民生公司筹备会在合川通俗教育馆和陈家花园举行。卢作孚、陈伯遵、黄云龙等10余人与会,参会人员大多为1907年与卢作孚同时毕业于瑞山小学的同班同学。大会推选卢作孚为筹备主任,暂定股本为5万元,由各发起人负责分头劝募,每股定为500元,分4次缴纳。筹备会决定卢作孚、黄云龙赴上海订购轮船,彭瑞成协助张程远在合川收取股份资金及办理一切筹备事情。

  本年冬天为了订造轮船,卢作孚在上海奔波了两个月,当时在合川募得股本8000元已经汇到上海,而订约轮船总价约合35000千元,由于资金缺口较大,卢作孚先生仅支付轮船订金2000元。考虑到家乡安设电灯的需要,通过某洋行订购一台90匹马力柴油机和11千瓦直流发电机,电机及材料花费5000元。从上海返回重庆,卢作孚向聚兴诚银行经理杨晓波借款支付运费,将发电机器材运回重庆。

  公司募股的名义是订购轮船,但是初期募集的资金多半用作购买发电机器,卢作孚在资金紧迫情况下仍未放弃发电事业,从中可以看出,创办发电厂在其心中占据十分重要的地位。

  19261月,引擎和发电机运回合川,租用药王庙作厂房。药王庙是电厂厂址,也是公司办事处,前殿发电,后殿办公。药王庙原为合川九宫十八庙之一,位于城区内齐家巷中街,年久失修,凋敝不堪,公司经过整修后办公。

  公司聘请杨月衢、韩祺祥负责安装和管理发电机组。当时公司额定人员非常少,“民生公司的人员,除轮船上的船员外,事务所本身只有六、七个人,都是一人兼办许多事,十分辛苦和劳累”[1]。当时月薪很低,总经理每月三十元,协理每月十五元,其余人员每月十元。

  电灯厂遇到的**个问题便是技术难题,发电机器作为新式工业机器,大多数人从未见过,操作机器更是难上加难。卢作孚专门从成都请来多年从事工科教学的老教师作为技术指导,但是难以顺利启动机器发电,后来在上海求学归来的“学工”的帮助下,并邀请了几位有经验的机械工人,才熟悉操作机器。

  经过一个月的建设、安装、调试,民生公司合川县药王庙电厂初步建成。卢作孚回忆公司创办情形说:当时“租了小小的药王庙,前殿是电厂,后殿是办公室。虽然狭陋,却严定了工作的纪律。自早到晚都要求紧张地工作着,这在合川县城算是造起新纪录了。”[2]19263月,电厂试验发电及电灯照明。

  5月,民生公司**艘轮船建造完成,公司派彭瑞成和周尚琼等人到上海接船。新船虽建成但剩余购船款仍是个问题。很多股东要求看到船再出资,幸而当时卢作孚幼时教师陈伯遵主管合川教育,公司征得其同意以电灯机械作为抵押暂借教育局资金七八千元,郑东琴募集几千元,然后由商务印书馆和黄炎培先生担保两万元才凑齐了造船款。[3]本来预计新轮船至迟也会在19265月底到达重庆,可是为洪水所阻,7月中旬才穿过三峡到达合川码头。 

二、 民生公司电灯部的经营

  19264月,民生公司成立电灯部,正式发电营业,可供16支光500盏灯照明,每盏灯定时供电,定每月租费12角。5月,负责电厂的杨月衢、韩祺祥离去,继任者为华阳刘德经。初始,用电用户不多,“县人囿于积习,复昧于电灯利益,率不愿租灯”[4]电灯推广使用是攻克技术难关后的又一个难题。此时每月灯租收入仅百余元,勉强支撑公司运作。为了提高利用效率,电灯厂的机器晚上发电供照明,白天则发电供碾米部打米机作业,有效地拓宽了公司的收益来源。

  电灯厂通过一段时间的营运,市民逐渐接受了电灯的功效,用户发展到530多户,发电机组不敷供应,卢作孚决定扩大公司业务。192711月,在上海新造民用轮,同时订购了一台英国蒸汽锅炉、一台德国西门子120匹马力蒸汽机和一台100千瓦的交流发电机。

  原来药王庙地方较小,限制公司发展。1928年,民生公司以400块大洋,从慧灵宫(总神庙)主持手里购得该宫全部产权并作为新的厂址。10月,公司安装完成机器设备,次月开灯。11月公司全部搬迁到慧灵宫。新发电机可供5000盏灯照明,当时用户发展还是缓慢,于是减租为每月一元,出租灯额2000余盏。1929年,合川驻军川军3师师长陈书农开办军事训练学校和新建营房,开始使用电灯,用户增加到3300多盏。

  公司从药王庙迁至慧灵宫,称民生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总事务所,分航业、电灯两部。慧灵宫在城北瑞映巷尽头的瑞映门下,是合川“九宫十八庙”之一,也称为“总神庙”。据张森楷《民国新修合川县志》中记载:“瑞应山巅的东侧,原有慧灵宫,供奉真武大帝像以限制阳热。清顺治年间由合州知州刘广重建,供奉真武帝和雷祖,取水旺制火意”。

  电厂大门由总神庙的山门改成,在山门两边左右的墙壁上有由清末四川咨议局议长蒲殿俊题写的“民生”二字,厂内高大烟囱耸立,“当乘轮船由渝回合,到东津沱转过甘家坝,就能看到巍峨的大烟囱。抗战时期所拉预警、紧急、解除的警报声,都是从烟囱下机器房里出来的。”[5]

  192811月至19311月间,卢作孚把这里作为民生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总部和电灯部场地,是公司由小到大、由弱到强、通江达海、走向世界的指挥机构和历史见证。民生公司电灯部旧址是合川仅存的一处民生公司旧址,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和科学价值。

  193111日,民生公司为适应事业发展需要,将总部由合川迁到重庆行街培厚里分所原址内,称事务所。航运业成为公司主业,合川电水厂逐渐独立,兼办渝合航业、提装货件及渝合汇兑业务。自从驻军陈书农师移驻他处后,电厂收益急剧下滑,亏损严重,公司决定51日起将租费由36分增加到46分,遭到县城电表使用者的反对,其中许多为机关、学校、工厂和娱乐场所等。公司以加减价值关系电厂营业,顾及电厂的成本,*终拒绝了用户请求。

  19308月,卢作孚将自来水管和机器运回合川,这是创办自来水厂的开始。自从1930年冬开工建设民生公司自来水厂,到1932年年初正式建成。19325月,民生公司电灯部正式更名为合川电灯自来水厂,兼营自来水和碾米业务。因受区域限制,电水厂发展不快,1936年固定资产总额才15万元,193933万元,尽管如此,却一直是合川较大并有声望的企业。

  四十年代初,电水厂又在合川南津街马岭岩建立南厂,200千伏安发电机正式发电。同时将过江电线由低压改造为4000伏高压,实现了南北厂并网运行,发电量达到300千伏安,年发电量19万千瓦时。

  新中国成立后,电水厂在1952年实行公私合营,之后逐步发展为地方国营企业。

三、 民生公司电灯部的影响

    民生公司电灯部创办的意义重大,主要体现在对公司自身、合川和社会三方面的重要影响。

  1.为民生公司长远发展奠定了基础

  民生公司因航业而聚力创办,但并非只专注于航运,“民生公司的信封上标榜4大业务:航业部、碾米部、电灯部、自来水部。”[6]除航业部外,剩余3部均为岸上事业,说明民生公司初创时期十分注重岸上事业。而且后期的照明、碾米业务收入也相当丰厚,在很长时间里都大大超过航运业。“电厂成为民生公司创办初期相当一段时间内的业务中心和主要收入来源,对于民生公司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7]公司在创立之初制定了灵活的经营战略,立足合川,逐渐在川江立住了脚跟,这体现了卢作孚先生以航运为核心的多元发展理念,多元经营、分摊风险、共承压力。

  民生公司电灯部的创办和经营无不体现民生公司独特的企业文化精神,植根于**现代化理想和信念,植根于中国**的传统文化,善于吸收外国先进的科学技术和管理经验。电灯部的艰苦创办和不懈耕耘孕育了民生公司文化精神,为公司发展提供了宝贵的实践经验和精神支撑,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2.推动了合川的现代化建设

  首先,方便了群众的生活。药王庙电厂运营后,机器晚上发电照明,白天则为公司碾米部供电打米,加上兴办重庆至合川之间的定期客运航业等,这些都是与合川民众的生活息息相关,为民众提供服务,便利群众,体现公司的“民生”本质。

  其次,推动了合川的现代化进程。“合川当时是一个比较繁荣的商贾集中的城市。但是这个城市却与四川所有的城市一样,没有电,没有自来水,没有工厂,没有矿山,没有一切现代企业,只能在河里挑水吃,处于经济上十分落后的状况。”[8]19264月,电厂正式发电并开始营业,虽然初期全城16支光灯只有百余盏,但是这是划时代的大事件,合川成为四川*早用上电灯的县城之一。

  *后,不管是电厂机器发电,出租电灯给人民使用,推广使用自来水,还是开辟渝合航线,这些都极大方便了群众生活,拓宽了群众视野,更新了大众的观念,可谓是合川现代生活的先声。

  3.科学服务民生

  民生公司电灯部的创办是卢作孚在革命救国、教育救国之后选择实业救国的具体体现,充分显示其科学思想,正如他说:“中国的弱点只在没有走入现代,没有完成现代的物质建设,没有完成现代的社会组织,没有运用现代的科学方法去完成现代的物质建设和社会组织。”[9]电灯部引进新式人才和现代化设备,重视科学实用性改变我国落后的状况,使现代科学在生产和生活中广泛应用,为民生服务,进而尽快改变大众落后、愚昧的思想。

  卢作孚倡导的民生精神是民生公司文化的核心,是根植于中国传统**文化,并兼顾西方现代理念,善于吸收外国先进的科学技术和管理经验,在于家国情怀,以人为本,真正关注人的改造和全面提高。随着民生公司的发展壮大,公司的精神和文化极大影响了整个社会。卢作孚先生可谓是近代中国民营企业家的典范。

参考文献:

[1]卢国纪.我的父亲卢作孚[M].重庆:重庆出版社,198465.

[2]卢作孚.本公司是怎样筹备起来的[J].新世界,193456):1.

[3]周成文.忆卢作孚先生及民生公司二三事,合川文史资料第十四辑[M].重庆:合川市人民印刷厂,1997122.

[4]张守广.卢作孚年谱长编[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4106.

[5]周成文.忆卢作孚先生及民生公司二三事,合川文史资料第十四辑[M].重庆:合川市人民印刷厂,1997122.

[6]亦闻.民生公司初期的四大业务——民生掌故之一[J].简讯,19501036):3.

[7]张守广.卢作孚年谱[M].古籍出版社,200230.

[8]卢国纪.我的父亲卢作孚[M].重庆:重庆出版社,198458.

[9]凌耀伦,熊甫.卢作孚文集(增订本)(卢作孚.南洋华侨的两个工作)[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

作者简介:

蒋继全,重庆市合川区文物管理所文博馆员,主要研究方向:文化遗产与管理,地方史研究。


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