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作孚研究刊物
引领创新 勇于担当 ——绽放民生精神之花
 当前位置:首页 > 图文列表
引领创新 勇于担当 ——绽放民生精神之花
上传时间: 2020-04-17 15:01:48     作者: 薛宇     来源: 引领创新 勇于担当 ——绽放民生精神之花


引领创新  勇于担当

——绽放民生精神之花

  


    民生公司自1925年在重庆合川发起筹备以来,经历了不少风风雨雨,从一艘70吨的“民生”小轮开始,一路披荆斩棘,历经波涛。无论是创业伊始,在合川破败狭窄的庙宇里;还是为了扩大影响,迎接挑战而搬迁至重庆,从寄居千厮门行街培厚里到道门口模范市场上的民生公司大楼;无论是起初那艘仅仅行驶于合川至重庆间的小轮,还是后来遍布长江支干流和远洋的几十艘大轮船,民生公司凭着一股引领创新,勇于担当的奋斗精神,为实业救国奠基添瓦,为教育救国注入新的活力,为抗战救国献出鲜血、苦泪和汗水,为支援新中国建设而毅然回归。民生公司创始人卢作孚先生毕生致力于教育。在民生公司内部,他长期推动着他的教育理念改造在这集团生活中的人群,最后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生精神,便在无数民生人的工作、生活、学习、思考、交流中诞生出来。民生人用鲜血、累汗、苦泪浇灌出了民生精神之花,并使其绚丽绽放。

一、民生精神下的执着与创新

    民生公司自成立以来,涌现出了不少优秀的职工,他们用对工作的执着在艰难的现实里,创造性地探索并自创条件,顺利完成了公司所交付的工作。

    192611月起,“民生”轮首航涪陵,渝涪航线通航。那是“民生”轮自嘉陵江合川至重庆的渝合线因冬季枯水期难以为继时,民生人为了公司能够继续运营而进行的一次尝试。这次尝试最后成功了, 这要感谢“民生”轮上的所有员工,其中一位的印象更是被后来许多的文字深深刻画了下来。卢作孚先生曾说,“民生”轮开辟渝涪航线后,“最苦算是这个时期的船上经理了!船到涪陵停在距离城几里的荔枝园,经理到岸上揽货,黑夜摸索回船,应付船上的客人。常常拥挤得经理没有睡觉的地方,只好坐在账房打盹,刚刚入梦,则又要检查客票,预备开船了”。

他这里所指的经理正是“民生”轮的首任经理陶建中。陶建中是卢作孚先生的合川同乡,更是瑞山小学的同学,亦是民生公司筹备会发起的十几个元老之一。

    为便于开展营业,民生公司特在重庆市水巷子汇源旅馆内设立办事处,在涪陵荔枝园设置囤船。渝涪线上旅客虽没有渝合线上多,但因有部分土产运往重庆销售,“民生”轮便客货兼运,使整个枯水季节的营业,仍很兴旺,有利可得,这样一来,船经理就更忙了,他可以是售票员,可以是理货员,可以是搬运工,亦可以是财务,陶建中就成了多面手。不久,公司又新增了“民用”和“民望”两艘船,公司有限的人手分布到三艘船上,其中两艘运营渝合线和渝涪线,还有一艘则由合川经重庆再驶往涪陵,形成了一套完整的运营循环,使重庆、合川、涪陵3个城市,每天都有轮船开出和到达、极大地提高了船舶效率和公司的经济效益,从而使民生公司的短途运输站稳了脚跟,也为公司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后来,由于当时重庆尚无一家正规的机器修造厂,船只的中修、大修必须开到上海才能解决。民生公司为了加速轮船使用效率,缩短修理时间,降低修理费用,决定自办轮船修理厂,为当前的修船和以后的发展创造条件。19287月,民生公司拨款2万元创建轮船修造厂,取名民生机器厂。陶建中正式出任这个新建的民生机器厂厂长一职,这也是他第二次出任“首任”一职。民生厂起初只有职工10余人,车床4部,而且陶建中也不算“业内”人士,不会就要学,陶建中开始学习基本的机械原理,并学着怎样管理这么一个小小的民生厂,为后来民生厂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机器厂成立之初,公司及厂方很重视职工技术力量的聘请和培训。当时的四川技术力量,特别是造船技术力量十分薄弱。公司初创,条件较差,更难聘到技术骨干。经公司多方努力,也只找到一二名中级技术人才和少量技术工人,只能充分发挥已有技术力量的潜力,大力培养新招进厂的年青艺徒工人。到1936年已招收艺徒3批。集中训练以后,在工作中继续学习知识与技能,半年考试一次,并根据考试成绩参考平时表现,确定其加薪等级。这对工人文化技术的提高,有很好的成效,工人的素质也得到了较好的保证。这些受过严格训练和培养的艺徒,以后都成了厂里的技术骨干,也为民生厂以后的发展打下了较好的基础。

    机器厂成立以后的主要任务,是为民生公司修理和改造船只,开始只能承担一些小修,进入30年代,逐渐能担任大修,甚至改造船只。随着公司对于民生厂的投入和培训,陶建中任劳任怨,当管理人才亦或是技术人才来到民生厂,他便退位让贤;当别人离去时,他亦成为了首选回归“救火”“撑场面”的“高个子”。在民生公司的前后几十年里,就这么一个不怎么修边幅,看着略显瘦弱的人,从船上到岸上,从航运到机器,把生命和心血都奉献给了他所钟爱的民生事业。

   民生厂随着发展和技术积累,不仅辅助公司运营给公司带来效益,还在技术上大大给中国人挣回了一次脸面。那是发生在1932年的事。1932531日,英商太古公司航行渝申间的一艘千吨级轮船在重庆向下行驶途中在长寿县境内的柴盘子触礁沉没。沉没的轮船就是当时扬子江上性能优异,设备先进,并且大名鼎鼎的“万流”轮。沉船之后,太古公司聘请上海的多家打捞公司的一些外国打捞权威们到现场察勘,纷纷表示出事地点礁多流急,水情复杂,根本没有打捞的希望。虽然这只沉船本身连带其装载的货物总价值大约60万两却被太古公司和保险行仅仅以5 000元的“贱价”标卖,因为打捞风险太高,也基本无人问津。当这个消息传到民生公司后,公司管理层对沉船非常有兴趣,同时也对能否打捞持怀疑态度。但毕竟其中,利益诱惑极大,随即派出优秀驾引人员和非专业科班出身(水手出身)且并无学历支撑的“土专家”张干霆工程师等前往察看,经过他们反复研究,认为完全可以施救。在他们的坚定信心下,总经理卢作孚先生积极劝说其他公司管理层,经过数次争论,最后公司还是决定就花这5 000元买下沉船。

   193338日,民生公司和太古公司及其保险行签订了商约,正当各方把民生公司这次购买看作一场笑话时,经过两个月的技术准备,当年的519日,民生公司的打捞队在张干霆等人的指挥下成功地将沉船打捞出水面。打捞这样的大型轮船,对民生公司来说是第一次,对川江轮船航运史来说也是一次创举,这在当时的航运界引起了巨大的轰动。打捞起来的船舶在当时也无法拖到上海去进行修理,而四川则从未修理过这种千吨级的大船,在这种进退两难的时刻,民生厂的工人站了出来,他们自告奋勇,决定承担起改造装修这艘千吨大船的重任,接下这川内从未有过的大事。他们发扬敢想敢干的精神,从制图、设计,到机器整理与更新,全部独立承担,全厂动员,昼夜施工,仅用了8个多月时间就大修完毕。后来,在上海亮相的已改名为“民权”的轮船成为川江华轮公司中最大的船只,而且可以直航重庆到上海的航线。民生机器厂对“万流”轮的成功打捞和改造,震动了整个航运界,尤其震惊了因长期把持技术优势而不可一世的外国人。这从侧面也展示了民生机器厂这个建厂不过几年、职工仅有200来人的小厂整体的技术水平,也反映了民生公司长期坚持对民生厂的投入和管理培训所带来的巨大收益和重大影响,肯定了“艺徒训练班”的重要作用。

  自1938年战时抢运开始,轮船上的无线电设备就变得越来越重要,而在抗战前,民生公司却仅有10台船舶电台。抗战爆发后,为了适应各船抢运的紧急需要,公司拟在宜昌及参加抢运而又未设电台的轮船上增设电台。但是当时重庆没有无线电公司,民生公司宁愿花这笔购电台的钱,但却苦于有钱无货。正当船岸都焦头烂额之时,民生公司电讯课的几位职工决定自行研制电台。他们把自己的计划上报公司管理层,得到极大的支持,在不断拆装旧有电台反复研究之下,在公司发动全重庆乃至全川寻找无线电台可替代配件的大力支持下,终于在1938年成功组装了10台“散装”无线电台。这些电台被配置在汉口、宜昌、万县分公司和“民主”“民勤”“民俭”“民太”“民族”“民熙”“巫山”等轮上。这些电台的增设,对指挥轮船安全航行和到港装卸起了重要作用。

二、民生精神下的担当与奉献

    民生精神所激发出来的效果非常强大,除了不断创新地执着追求,还有勇于担当地奉献。那是一个个民生人在生命中不断追逐实现的理想,是同舟共济下,大家前赴后继,争先恐后地奉献。

  1935年,随着民生公司基本上控制川江航运,枯水期停航给公司带来的损失就十分明显。1936年冬,久旱不雨,水位下降超过历年纪录。到19371月,重庆水位降到零下0.7米,宜昌达零下0.82米,出现了多年未见的特枯水位,中外轮船全部停航,四川通往外省的运输动脉濒于绝断。四川出口物资囤积沿江各埠,滞留宜、渝、万3地客商达2 000余人,进口物资——棉纱、百货顿减,一时市场物价飞涨。当年,四川省旱灾严重,民食救济会在芜湖等地购买的大量食米,也无法运进四川,致使米价奇昂。

  公司为了解决这一困顿民生的大问题,在全公司范围发动职工献计献策,集中众多优秀技术人才和船长水手进行认真仔细地讨论和研究,最后船长出身的周海清、莫家玉、冉崇高用详实而富有建设性的意见从众多讨论意见中脱颖而出,吸引了公司管理层的注意,特别是总经理卢作孚很是赞同。因为周海清个人生活上有不少缺陷,管理层长期对其不太认同,但其航运知识和经验丰富,责任心强,且坚持集体大义,这丝毫不影响其才干发挥。在总经理卢作孚的支持下,最后公司决定将宜渝线进行分段航行,以重庆到万县为上段,万县到庙河为中段,庙河到宜昌为下段,这就是民生公司著名的“三段航行法”。

    为了保证这三段航行的成功,先期进行了充分地试航,将参加三段航行的船只,完全根据各段险滩的特点配备适当的船只。并且为了保障行船安全可靠,公司还组织了一个驾驶考察团,对各处险滩河道进行了实地勘测,对各处滩险的河床形式、漕口宽窄及深浅进行测定后,都记以明显图示和标志,并对行驶某漕口应从哪个方位上下,何处宜于快车,何处慢车安全,都进行了多次研究讨论,提出详细报告,以供各船驾驶时参考。最后,在组织上采取了各种有力的措施。

    庙河是三段航行的枢纽,其上为新滩,下为崆岭滩,公司在这里设立了办事处,办理航行中客货转运业务。为了保证三段航行的成功,公司集中了全部主力参加这一工作,在驾引人员多次试验总结创新下,利用新设计的绞滩法,最后获得了全线成功。三段航行的成功打破了川江枯水期必须停航的旧观念,减少了中外轮船对川江滩险的畏惧;使民生公司对航道、滩险的勘测与实践,提供了许多长江三峡航段的航道资料,使长江中下游的轮船敢于上驶川江。一向因为功率小而不能航行川江的小火轮,也因有了新的绞滩办法能在川江行驶,增强了川江的航运力量,这也为后来40天的宜昌大撤退提供了指导和借鉴,为整个抗战和川江航运作出了巨大贡献。

  抗日战争时期民生公司的贡献是巨大的,损失也是惨重的。在抗战支前和撤退运输中,民生公司的船员们冒着敌机轰炸努力抢运,许多船员被炸死、炸伤。“民元”轮在巴东遭日机轰炸,死2人,伤1人;“民众”轮在巴东台子湾被炸,死伤8人;“民俗”轮在巫山青石洞遭轰炸,死船员70人,伤19人;“民宪”轮在万县被炸,死12人,伤9人;“民太”轮在万县被炸,死1人;“民享”轮在秭归被炸,死9人,伤15人;“民主”轮在巴东被炸,死1人,伤7人;“民俭”轮在三斗坪被炸,死18人,伤22人。公司在抗战运输中共有船员117人牺牲,76人伤残。

  19379月,民生公司根据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发布的1515号公函,制定了《非常时期船员离船办法》,针对战时颇为严酷的环境,根据船员个人的具体情况,细化到可接受的离船理由,做到人情味与战时紧张相得益彰。这种情形下,也有不少人选择离开公司,或是借故请长假,更甚者不待准假便擅自离船,但更多的人还是选择留在公司,为公司,为国家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即使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这里面除了在战时出台的一系列改善员工福利的政策措施以外,更是在精神上给予员工慰藉。如19382月,公司发布了一份题为《临难勿苟免》的通函,其中言辞恳切、慷慨激昂,一方面以报效国家之崇高精神激励人,一方面诉诸职工多年的集团生活休戚与共积累起来的同伴情感,希望能唤起大家“以身许友”“甘苦共尝”。这正如当年船员们的呐喊:“在一个船的嘛,同生死共患难!”这更是公司当年宣扬的理念:职工的问题公司解决,公司的问题职工解决的直接体现。

    再者,公司积极为那些奋战在第一线的船员争取国家和社会的荣誉。如1941928日《新华日报》的报道,长江上游江防吃紧,民生公司“民勤”“民熙”“民俭”三轮担任前方军运,经常在敌机轰炸下,冒险行驶,完成任务,对军运有功,其中针对“民熙”轮船长雷治策等传令给予嘉奖。因为雷治策曾多次驾引“民熙”轮穿越长江上敌军布置的水雷区完成运输任务,在当时被人称为“扫雷船长”。又如1943316日,民生公司“民康”轮由万县应差到三斗坪,中途遇敌机轰炸着弹起火,全船船员在船长黎明君指挥下同心抢救,使得轮船幸免沉没。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和相关部门分别对船长和全体船员进行褒奖。

  自抗战爆发后,民生公司的长江航线便逐步缩短。为了支援抗战和发展后方水运事业和后方经济,民生公司积极开辟新航线,开展水陆空联运。

  随着宜昌的陷落,巴东、三斗坪一带便成为了抗日战场的最前线,公司开通了重庆至巴东和重庆至三斗坪的航线,每天派两艘轮船对开,每日货运量有10余吨。其中“民康”“民熙”“民奕”“民贵”“民俗”等轮坚持航行在这条充满着危险的航线上。这些轮船和船上的船员同坚守在西陵峡阵地上的国军将士一样,每天都被死亡所威胁,在每天的往返中不知何时会有敌军空袭,不知何时会在转运货物、士兵、逃难民众时被敌军包围过来。但是为了支援抗战和后方经济建设,没有一个人退缩,而是兢兢业业,誓与轮船共存亡。

  随着航线的缩短,为了进一步与外界互通有无,支援后方建设,保障后方军民生活,民生公司着力开辟以前从未有过的航线。

    金沙江是长江的上游,沿线为少数民族聚居地,矿藏丰富,盛产药材、山货等,但交通极为不便,全靠马驮人背。因此,开辟金沙江航线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但金沙江水浅流急,险滩特多。19391月,国民政府经济委员会发起组织金沙江察勘队并进行试航。可惜效果并不好,特别是派遣的水利专家和技术工人在试航中牺牲,一度使得试航停顿。19402月,国民政府经济部再度组织金沙江察勘试航队,效果也不甚了了。一时间,航运界对于金沙江通航一度不抱有希望。

    在这个时候,民生公司决定要亲自试上一试。1941103日,民生公司“民教”轮在全体船员的坚持下,向公司申请试航叙府至安边,获得了成功。同年1231日,民生公司的“民生”轮首次开航叙府至屏山航线成功,自此便开辟了金沙江叙屏航线,这为开拓和巩固后方经济建设起到了重要作用。

    为了开发四川的边远地区,继叙屏航线开辟之后,民生公司又于19421110日,继续往金沙江上游屏山至石角营试航。同时,公司深入云南,试航澜沧江;为了打破因宜昌陷落后,敌人在长沙至重庆间水道的封锁,又试航乌江;为了加快后方经济建设,沟通后方有无,又积极考察赤水河和嘉陵江上游,力图开辟新航线,支援战时后方经济建设。

    这些驾引和业务人员都是冒着极大的危险多方面进行试航考察和开辟新航线,远涉不毛之地,在别人一次次失败几乎放弃的情况下坚持探索,他们向社会展示出了民生公司开拓进取,永不服输的精气神。他们所进行的广泛考察试航工作,对以后这些航道的开发利用也是十分有益的。这些奔赴在开辟新航线上的民生人值得被永远铭记,他们是周有彤、周海清、束松庆、李晖汉、游俊渊……以及其他没有留下姓名亦或永远沉没在了那些江河里的民生人。

  民生员工勇于担当是民生精神深深印刻在骨子里展现出来的表象,而勇于承担过失并及时总结经验教训也使得民生员工在不断成长。有这么一个惨痛的故事,发人深思。

  1940223日,“民望”轮由叙府开重庆,在国公山倾覆,事后该轮船长李海云给公司写了一封意味深长的信,这封实事求是,实话实说的信揭开了长期在航运前线所遇到的问题,引人深思。

  自抗战以来,大量的部队运输及难民运输,超过了川江的运输能力,结果带来的就是严重的船舶超载,而超载带来的风险就是船毁人亡。李海云船长在那次国公山倾覆事件里据理力争要求退客,而该轮船经理却认为李不顾公司收入,故意刁难。而旁边的乘客在旁听到船长与经理的争吵后,纷纷起哄,搭船的军人也叫骂不已,几至动武,李船长甚为无奈,只能开船。大约开出3小时后,行至国公山遇到大雾准备掉头抛锚时,船身因超载倾斜,无论驾引和机舱怎么调车都无济于事,终无法恢复,最后的结局也是异常惨烈的,该轮以及100多条人命葬身江底,仅有少数人逃得生机。

  事后,李海云船长很是悲愤,他在给总公司的信里说到了船长的责任和无奈,也对自己当时没有能够坚持职业原则而开船深感后悔。他也不害怕别人指责他不顾公司利益,他觉得只要坚持专业判断,讲出专业意见,实话实说,最后公司的损失才能减小,而且也对得起乘客。为了船上的业绩,为了臆想中的公司效益,枉顾事实,造成的巨大损失和恶劣影响才是最为不利的。自此,公司加强了对于船舶超载的限制,加强了船上的安全管理。

  自古川江不夜航,这个在三峡大坝蓄水之前是用生命和鲜血验证出来的硬道理。但是在抗日战争时期,为了完成运输任务,并且减少敌机的轰炸破坏,即使在不能夜航的川江航线上,民生公司在充分准备下也大胆进行了越级挑战。如1943年中,民生公司的船只在万县至三斗坪这段航道上冒险夜航,船员们利用拂晓和傍晚时航行,白天因为视野空旷,为躲避敌机轰炸,尽可能到达有利地形停泊。这时川江夜航是没有灯标的,黑夜里没有任何指引,全靠驾引人员经验判断,缺乏安全保障,驾引人员的技术是能否安全渡过的唯一保证。在这种情形下,民生公司的驾引人员认真刻苦训练,很多优秀船员为了完成夜航任务,积极服从公司调配,轮换船舶。所以,尽管在当时夜航是一种非常冒险的行为,但公司夜航却极少发生事故,远远没有超载所引起的海损事故多且大。

    抗战开始之后,民生公司发出了“国家对外的战争开始了,民生公司的任务也就开始了”“民生公司应该首先动员起来参加战争”的号召,不仅动员职工不怕牺牲,积极参加抗战运输,并积极为后方经济建设作贡献。公司还积极鼓励知识青年参军抗日。19441120日,公司特制订了《公司知识青年从军办法》,规定“参军限于职员,参军后工薪津贴照发,继续享受职工福利”,参军时公司组织职工热烈欢送。一时间,公司内涌现出不少积极参军的青年职工,总经理卢作孚先生的长子卢国维就是在这么一个激昂澎湃的参军运动中参加了赴缅的中国远征军,为国家和民族不被奴役而坚持战斗在前线。

  随着新中国成立,民生公司集结在香港的船舶在卢作孚先生的指挥下开始陆续返回祖国大陆。在这些船舶回归祖国的过程中其实历经了许多艰难险阻,但是在那些英雄船长的带领下,他们冲破封锁驶回了大陆。

  195067日和9日,“怀远”轮船长黎明和“宁远”轮船长汤镇瀛,趁国民党未摸清楚民生公司船舶动向之时,率先驾轮离港,佯称装货去仁川,待轮船行驶到东海时中途折转上海,二轮分别于612日和15日胜利抵沪。

  随后,“民众”轮在613日与香港结关,本应在中午开往韩国,但该轮船员故意拖延时间,待到夜幕降临,出其不意地把此次航行改成夜航。当时天气极端恶劣,但是大家冒着生命风险,强行通过台湾海峡。突然,海面上出现了多方面的探照灯直射船身,那是国民党方面的巡逻船,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船长万竞吾灵机一动,慢慢将船舶改向靠近台湾岛航行,这给巡逻船只造成了错觉。当拂晓之后,在绕过台湾岛后则迅速转向,快车驶往长江口,在绕过国民党军队盘踞的岛屿,又通过水雷封锁区后于618日安全到达上海。这几次回归虽是有惊无险,但也全赖整船人员的众志成城,大家用生命担负起了将船舶送回大陆的重任。但也不是所有的回归都是那么幸运的,“太湖”轮就是其中颇为不幸的代表。

  1950621日下午4时,民生公司襄理王德润和驻港船长林保恪乘坐机动艇上了停泊在香港油麻地的“太湖”轮,并亲手将一面鲜红的五星红旗交到了船长周曾怡手中,安排他使用海港的联系电码及到韩国去的假结关手续将船绕道驶回上海。但不幸的是船上有暗藏的国民党特务向台湾国民党方面告了密。所以“太湖”轮出海不久,便被国民党海军所拦截,把船劫往台湾高雄。在台湾,周船长为了保护公司,将这次驾驶诈称为自己的行为,一力承担下后果。最后,台湾方面判处其12年有期徒刑,并将其余船员押到汕头海外放逐。

  此外,还有“石门”轮船长王明德,轮机长王崇让,“龙门”轮船长雷治策,“虎门”轮船长周海清等等,在“太湖”轮周曾怡船长的“前车之鉴”下,这些英雄的船长没有考虑自身的利益,也没有被近在咫尺的威胁所恐吓,为了完成公司所交托给他们的任务,为了完成将船舶驶回祖国支援祖国航运建设的重任,他们是那么毅然决然,是那么无怨无悔,是那么坚定果敢,他们是那个时代众多心怀家国情怀的民生人中的代表,他们的名字值得被后人永远铭记。

  民生公司是一家企业吗?是的,它是。那民生公司仅仅是一家企业吗?不,它绝不仅仅是一家企业。这看似绕口的问答下,蕴含着的是民生精神指引下的学校、家庭、社会、军队、企业,各种彼此矛盾且冲突交织下,却又有着联系和承接的统一体。民生精神指引着民生人,无论身处何时何地,只要有需要,就能团结起来,担负起家庭的责任,担负起社会的责任,担负起国家民族的责任。

三、在熊熊烈火中绽放的民生精神之花

  1949年末,国民政府统治下民不聊生,政权摇摇欲坠,民生公司受制于崩溃的经济和社会环境也在经历各种阵痛。当时公司财务紧张,营私舞弊时有发生,员工衣食无着,人心日渐涣散。公司的风气在一天一天堕落,日渐颓废。照这样发展,那么可以推断出民生公司不日就会覆灭,民生精神也终将消亡,但事实果真如此么?在公司深处,在不少职工内心的深处,民生精神的种子仍深深根植其中,静待着开花的时刻。

  194992日,对于重庆人民来说,那一天应该是不容易被忘记的,那耀眼的火光,那漫天的飞灰,那一条条鲜活的生命不断地流逝着……

那天下午4点左右,重庆靠长江和嘉陵江码头的陕西街俞家巷有一民房突然起火,由于当时居民住房多以竹木捆绑而成,而沿江码头这种住房更多。重庆夏秋的天气较为干旱,又遇当日风大,大火迅速蔓延,造成重庆市有史以来最惨重的火灾。南自东水门赣江街、曹家巷,北达千厮门行街一线附近及此线以东直至朝天门码头和两江沿岸建筑物均付之一炬,并殃及两江船舶。此次火灾烧毁街巷37条,焚烧居民8千余户,其中银行钱庄24家,仓库10余处,烧死及被水淹殁者共数千人,又有说达万人以上者,财产损失估计数千万元,江面囤驳船及大小木船被焚者共百余艘。在这场可怕的浩劫中,民生公司损失最为严重,职工死亡49人,职工家属死亡76人。其中很多职工是因为保护公司财产和奋战在救火第一线被烧死的,而很多职工家属也是因为职工没有第一时间回到距离公司不远的家属楼救助家人而是选择第一时间救火而逝去的。

    民生公司一直有着防火救火的传统,公司不仅出台了许多防火救火的安全条例和行为准则,还购置了大量消防用具,并经常在公司和船上进行消防演练。所有职工早已习惯这种第一时间救火的动作,甚至已然成为一种条件反射。这些救火的案例比比皆是,无论是在公司的刊物《新世界》或是《简讯》上,亦或者是大众报刊上;也无论是在岸上亦或是船上,在公司内部或者是公司以外的任何地方,只要是发生了火灾,只要是有民生人在现场,那他们定然会奋不顾身灭火。

  那一天,民生人用自己的生命挽救了更多的人,如当大火蔓延到公司门前时,逃难的人群把外面的路堵住而引发大规模踩踏时,民生公司船务处襄理兼港务课主任谢萨生突然想起,国民党空军第十运输站有三只木驳船满载炸弹和燃烧弹泊于江边,若这样多的炸弹被引爆,江边避火的数万难民将命毙一瞬,南北两岸沿江的房屋船舶无有幸存。他随即吩咐副主任周质彬,派水手头脑(组长)吴兴用民生公司的“生动”号小火轮去把装运炸弹的船拖走。

  到下午6点过,火头窜到长江边约四百米,离民生公司老仓库不远了。谢萨生还很镇定地带领职工们整理文件契约,准备疏散。那时周质彬已上囤船指挥“生动”轮第一次拖走两只装运炸弹的驳船到江北安全地点,然后返回头又来拖走最后一只。民生公司的职工有许多是住在这一带的,但他们这时多还在岗位上,公司的轮船已从江边疏散了数千从大火中逃出来的居民。火势实在太快,大火向朝天门而去,烧向城外江边,分上下两股直窜,一面沿长江边烧,一面向嘉陵码头而去,两江汇合处的朝天门两面江边顿成火海。岸上棚户、江上船舶,都卷入火海。民生公司老仓库的职工这才夺门而出,谢襄理还把将起火的仓库和办公室锁好,并带上一包文件才最后离开。但大火已封住大门,他们已不能走出。有职工说,可顺着自来水管梭下,便一个接一个地抓住自来水管出来。外面人流拥堵,相跟着的职工立刻被冲散。他们努力到达江边囤船上时,眼看囤船旁边的伙食船着火,囤船也着火了,好不容易聚拢来的谢襄理与在囤船指挥疏散的周主任和职工们跳上一只宜式木驳船。这时,他们唯一的生路是拖走装运炸弹船的“生动”轮能够回来把他们拖到安全地方。然而,火势太快,有人后来回忆说,江水也在燃烧,似有汽油流在江上,很可能是江边军用仓库的军用油罐被引爆引起的。“生动”轮再返回来时,已不能靠近大火中的磨儿石码头了。甲一囤再次着火,长江边已燃烧起来的木船被风吹着也向朝天门码头拥来,甲一囤已四面是火。谢萨生情急中解开驳船的缆绳,希望这只全无动力的木驳船能被江水冲离燃烧着的囤船和江岸。木驳真的离开囤船了,然而,一阵风吹来,木驳又往岸边返回,而且直靠上已着火的佛亨囤船。一股火焰随风而来,水手头脑张言的头发一下子就被烧光,脸也被烧伤。张言被烧得跳进江水。驳船上其余人也有的跳到水里。后来,此处成了民生公司职工遇难最多的地方,他们或葬身火海,或没顶于江水。在其他几只囤船和驳船上,也都有牺牲的民生职工。

    灾后,当局进行了统计,民生职工遇难49人,其中仅3人是因回家救火遇难,而46人都是在工作岗位上因公殉职,而他们所做的事情甚至远远超过了正常理解的工作范畴。公司为了哀悼和纪念特地在罗汉寺举行了公祭。

    921日那天,在两天秋雨之后,天空才开始微微放晴。除了公司和政府各相关部门参加公祭外,数不清的路人也朝着公祭现场过来。他们中有灾后余生的,也有从很远的地方来的,他们是看到了当时的新闻报道自发前来。总经理卢作孚于百忙之中从香港飞回重庆陪祭。在陪祭致哀时,他数度哽咽,泪洒灵堂。他一方面肯定了公司员工救火的壮举,一方面也要求大家总结教训,才能不负逝者。后来,公司内刊《简讯》第1103期的追悼大会专刊里写道:“我们要即身看到民生精神和民生意义底完全成功!”这应该是当时民生职工的心声。而从罗汉寺公祭活动和当时报纸的报道,亦可见民生精神及民生意义在当时的社会上流布之广,影响之深。

  民生精神之花在那场熊熊大火中再度绽放开来,那些奋战在救火一线的民生人,那些牺牲在救火一线的民生人,那些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普通群众的民生人,他们甚至早已忘记他们也是普通群众中的一员。民生精神之花的盛开表明了其顽强的生命力,预示着民生精神将永远延续下去。

四、传承

   民生公司在新中国成立后得到了重生,他通过公私合营,并在最后融入进了国营经济体系中,他的精神亦融进了社会,遍及各处。直到1984220,在重庆工商联大楼,“民生轮船公司筹备处”宣布成立,表明了民生公司得以重建,历史得以延续。

今年我们亲爱的祖国又面临了重大考验。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下,民生公司万众一心,共克时艰,以实际行动践行民生精神。公司成立了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认真部署安排,通过明确的分工——疫情监控组、后勤保障组、宣传信息组,使大家各司其职,各分公司及各部门迅速行动,有条不紊地推进各项防控工作,维持公司的平稳运行,全力做好防控物资抢运的物流保障,为重庆市防控物资运输,配合做好境内外24小时抢运的物流支持。公司还集卡车、轿运车、船舶多次深入湖北、武汉地区为防控抢运疾驰在战“疫”的路上。民生公司的全体职工也积极响应国家号召,不聚集,不流动,居家办公,科学地进行复工复产,为早日战胜疫情贡献出各自的绵薄之力。

  已经走过近百年的民生公司,始终坚持引领时代创新,坚守勇于担当精神,将永远保持着民生精神之花多彩绽放。


参考文献:

[1]凌耀伦.民生公司史[M].北京: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

[2]杨可.同舟——职业共同体建设与社会群力培育[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9.

[3]民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民生人[N]. 2020.02.

[4]凌耀伦、熊甫.卢作孚文集[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

[5]赵晓玲.赴汤蹈火,义烈千古——1949年“九二”火灾中的民生公司.卢作孚研究[J].200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