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作孚研究刊物
为教育记——毕生致力于兴学
 当前位置:首页 > 图文列表
为教育记——毕生致力于兴学
上传时间: 2020-07-16 17:03:56     作者: 薛宇     来源: 为教育记——毕生致力于兴学


为教育记——毕生致力于兴学

 

  

卢作孚先生自八岁入读瑞山书院,接受新式教育,到其十四岁毕业,所经历的学校生涯不过六年尔。如果算上之前一年在乡梓私塾的发蒙,其所接受的学校教育亦不过七年而已。因家贫,他早早步入社会,即使再怎么喜好“算数和古文,常手不释卷”,也只能在自学中努力攻读,以求长进。而后,他前往成都自谋生路,一边自学中学课程,一边私募中学生进行教学辅导,这也算是其以后与教育结缘的第一步。

而后,卢作孚先生又多次返回学校,只是身份有所变化,成为了教师。1913年底,他经友人介绍进入四川江安中学任数学教师;1916年初,他受聘到合川县福音堂小学任教职,教授小学算术;1917年夏,受合川县立中学校长杨鹤皋之邀,他到该校任监学并兼任数学和国文教师;1920年初,他再次到川南江安县县立中学担任数学教师;19239月,他以少年中国学会会员关系,任重庆四川省立第二女子师范学校国文教师。自此以后,无论他受提拔在成都主持通俗教育馆事业,亦或是回到合川联合创办了民生公司,更或是出任嘉陵江三峡江巴璧合四县特组峡防团务局局长,因为工作太忙,他几乎没有时间再重返三尺讲台。后来以企业家身份兼任重庆大学商学院客座教授讲授自编教材《工商管理》,亦算是颇为难得于百忙之中挤出来的时间了。

卢作孚先生曾经在一次讲演中自述,“自己现在是办实业的,但实际上是一个办教育的,几乎前半生的时间,都花在办教育上,而现在所办的实业,也等于是在办教育……”纵观他的一生,的的确确是与教育结下了不解之缘,而其前半生以教师亦或教育工作者身份直接推动学校教育,而后半生则利用兴办实业和社会地位捐助推动学校教育。这正如他颇为感怀当时中国落后于西方的窘态,建设一个现代化的强国才能使其不亡,而只有兴学才能推动现代化建设。

民生公司自草创伊始,就有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而其在表现形式上更倾向捐资助学,不能不说总经理卢作孚先生在股东大会上的影响了。1931128日,民生公司假座重庆陕西街青年会举行第六届股东大会,会上根据公司章程提上一年赢余中的5%为文化基金补助费,补助中国西部科学院及瑞山小学。这种在公司章程上明确规定了的专项资金,一直从民生公司账面上支出,直至后期公司财务难以为继才停滞。从这也能看出民生公司对教育兴学的坚持。私下里,卢作孚先生也面向社会为瑞山小学募捐,除了亲朋好友及同事外,也有不少乡梓贤达闻人热衷捐助。如,曾任民生公司董事长的耿布诚的致函,“瑞校募捐已办一部,佐成、育才、云根、建猷、玉堂及布诚六人,略捐洋伍佰元,拟由电厂过账……”卢作孚先生致时任瑞山小学校长邓泽辉的函,“白经理晓莹现已代瑞山校募得捐款洋共六十五元,暂存民生会计处……”

再有,卢作孚先生为瑞山小学能够得到政府财政和教育部门的支持,向时任合川县长陈去惑致函:“去惑吾兄:瑞山经费困难,每月入不敷出,债额已达万元,正在无可如何之中,乃蒙邓校长言,概予设法拨助银五百元。扶持之雅,曷胜感佩……目前岁入肉税附加三千余元,实际支出岁需六千余元,相差三千元以上,除恳请将肉税附加拨作瑞山补助费外,并恳吾兄商诸教科,每月增加相当补助费。”除了在资金上想办法外,师资也是不得不考虑的重点。为此,卢作孚先生也充分利用社会影响和人际交往积极为瑞山小学寻觅教职人员。如,他致函时任瑞山小学校长邓泽辉:“泽辉校长:兹有敝宜昌分公司李经理肇基之妹,毕业于泸县后期师范,品学尚优,目前赋闲家中,意义太少,欲觅相当学校与小学生为伍,过教书生活。”又如,他为了瑞山小学的未来将其托付英才致后来成为瑞山小学校长的丁秀君函:“秀君:不看瑞山又数月矣,顷由沪上归来,方拟择时返合,一视校中活动。不谓昨在渝城,得晤耿、李两翁,□言君将坚决辞职,请孚速函慰留。□听之下,不胜惶悚!窃念明达如君,断不出此,以使合川父老子弟不安。此校实非君办不能办活,此番慰留,乃合中父老子弟□□之情。”瑞山学校,本是公办,因各种历史原因而越来越差,几乎办不下去。卢作孚先生花尽力气,将其转为私立,亦是不想其消亡于岁月中,使乡梓少了这么一个育泽乡邻稚童的地方。

由此可见,瑞山小学的存续有多么艰难,以致而后北碚在成立兼善中学上就换了一种方式。193310月,北碚私立兼善中学校董会呈巴县政府,请求成立兼善中学。自1930年开始,卢作孚先生联合民生公司董事何北衡、谢明霄,董事长郑东琴等募款10万元作为学校基金,而后又成立了校务董事会,公推卢作孚先生为主席,何北衡、郑璧成、李佐臣、熊明甫、唐瑞五、罗业广、黄子裳、张博和为校董。后来,还成立了兼善集团公司,利用公司收益补贴兼善中学。但随着物价渐长,卢作孚先生也不得不再度向社会募捐。他在致函民生机器厂厂长、恒顺机器厂厂长周茂柏:“茂柏吾兄:兼善中学为购置校地需款甚巨,正由诸友向各方劝募,拟请恒顺酌予捐助万元,俾得凑足成数,确立基础。详托黄云龙面达,乞赐洽至感。”

其实,早在1928年,卢作孚先生在北碚已创办了峡区实用小学。之前的北碚一直未有高级小学,当地人民都感不便,地方人士提议创办小学事项,并请峡防局协助经费。而当时峡防局经费也非常困难,但兴办学校搞好教育与地方发展关系重大,这道难题便萦绕卢作孚先生心头。后来,经过峡防局集体会议,卢作孚先生提出利用峡局旧有的房舍用品,并利用峡局工作人员义务讲学的形式,将实用小学的初步框架拉了起来。实用小学后来成为了北碚兼善学校的小学部。

除了捐助学校以外,卢作孚先生还以多种方式支持学校活动等。如,时任四川武胜县初级中学校长杨秉坤致函卢作孚先生:“作孚局长伟鉴:日昨敝校旅行团在贵地参观,睹建设之盛,获以增进知识及鉴赏娱乐之益,良非浅鲜,感佩靡暨矣。且承贵局深惠招待,更为厚扰,情实难铭,特此奉函敬谢。”

后来抗战爆发,学校西迁,卢作孚先生也积极为西迁学校落实迁建地方。如,时任中央大学工学院院长、中央工业试验所所长顾毓琇致函卢作孚先生:“作孚先生大鉴:顷闻贵公司现在重庆筹办联合工厂一所,规模宏大,殊深钦佩。兹国立中央工业职业学校暂迁万县,不久亦拟迁至重庆附近另建校舍。如贵公司所办工厂附近尚有空地可资利用,则将来该校即拟迁至该处,与联合工厂合作,俾学生得以充分利用。如荷同意,即希见复为荷。”“卢作孚批:当相助觅得附近空地,但盼职校派人前往相商后,再行设法。”

由中华职业教育社主办,并于1943年在重庆张家花园成立的中华工商专科学校,在抗战胜利后迁往上海。1948年,为了保证师生教学,学校决定广募资金,在原校址永嘉路上兴建新大楼一幢。卢作孚先生在收到募捐函后,复函时任中华工商专科学校校长沈嗣庄:“嗣庄先生惠鉴:手示暨附贵校劝募建筑礼堂基金启事均经奉悉。贵校在先生领导之下,学生日渐增多,校务日益发达,殊堪敬佩。敝公司特为捐助三亿元,聊表微意。该款及捐启已交由交通银行钱新之先生收转。”其实在那个时段里,民生公司因受战乱影响,收入大减,各项投资的事业也急剧萎缩,仅靠着1946年与金城银行合办的太平洋轮船公司的收入支撑着。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支持教育事业,他也劝说股东艰难地挤出资金为兴建学校助力。

另外,为了促进学术建设,卢作孚先生还积极推动设立讲座津贴。1944年的《朝阳学院校刊》有这么一则消息,标题为《卢作孚捐设本院民生讲座》,里面记述了相关信息,“民生公司创办人卢作孚氏,扶助学术素著热心,对于本院,尤多关注,特于民国卅年本院迁渝时,捐设‘民生讲座’按月津贴讲学费二千元”似此种促进教师亦或是学生的专项津贴还有许多,不胜枚举。

卢作孚先生曾经在公司刊物《新世界》里公开发表过一篇回复一位刘姓同事的信函,他在其中自嘲“作孚亦是穷光蛋”,他心系教育事业,致力于兴学,有时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也靠着社会上的善长仁翁的鼎力支持。抗战时期,陶行知先生准备在北碚草街子兴办一所育才学校,但是资金缺口很大,于是找到了卢作孚先生。卢作孚先生想到了当时重庆金融界鼎鼎大名的美丰银行董事长康心如先生,于是有了那封函件,“心如吾兄:久疏晤对,时深思念,教育名家陶行知先生在北碚草街子创办育才学校一所,吸收沦陷区域儿童施以各种初级技术教育如木工农作雕刻音乐等……近因物价高涨,校方经常开支亦已蒙受影响,素知我兄热心教育事业,特函介绍趋访说明该校现状及未来经营计划万望洽助……”卢作孚先生还给原四川财政厅厅长,时任重庆电力公司董事长的刘航琛致函,望其捐助。据后来陶行知日记里记述,全赖这些捐助,奠定育才学校经济基础的40余万才得以凑齐。(参见本期《引凤筑巢 帮助难童——卢作孚助力育才学校二三事》一文)

长期支持卢作孚先生捐助教育事业的善长仁翁中,不得不提到国民革命军第20军军长杨森了。除了北碚西科院旧址那幢历经风雨的“惠宇”楼是其捐助修建并以其命名纪念外,他还经常用其在民生公司的股红息捐助教育事业。如,1934年杨森致函卢作孚先生:“作孚仁兄大鉴:奉到邮书,承示上海大厦大学图书馆募捐情形,事属宏助教育,自当照数捐助二千元,用襄盛举。又森近得伍梯云先生追悼大会筹备处公函,议为集款举办梯云奖学金,以资纪念。森已认捐五百元,即请兄处代为分别拨付是幸。”

杨森军长和卢作孚先生资助教育事业的热情都很高,早在1932年,杨森为乡梓新建广安第一初小学校时,也因资金不足,向社会企业借垫,并作出日后归还的承诺,向北碚三峡染织厂广安售货处募捐。因为三峡厂当时营业艰难,负债累累,但捐资助学是利国利民的好事,且社会募捐需要众擎易举之义,响应号召更是为了弘扬善举。于是,卢作孚先生决定以个人捐款的方式捐赠该校,并在复广安三峡厂售货处经理函上批语,“复,建筑校舍,造福学子,极为赞成。仰前次派定三峡厂售货处负担之十元垫款,孚意该厂现在折本期中,为数虽小,仍不欲由该厂担任,拟由孚如数捐助,不需将来筹还,以省周折。业已通知该售货处经理照付矣。”

当然,有的时候,卢作孚先生也有心有意而力不足的时候。那是1946年,卢作孚先生复函世界佛学院汉藏教理院院长太虚大师:“太虚大师惠鉴:手书奉悉。大雄中学拟请天府公司每月捐赠烧煤三十吨,当经转商该公司黄总经理据称:目前煤务逐渐困难,无法担负此笔捐款,除已面为朱校长说明一切外,特此奉复。”抗战胜利以后,天府煤矿因为是与中福煤矿合资关系面临拆分,中福煤矿要复迁重建,许多机械被拆运离渝。适时,总经理孙越崎受国民政府资源管理委员会调令,要去东北主持矿产恢复建设工作。在这双重影响之下,天府煤矿采煤量大为削减,效率降低,但成本却未曾减少,导致经营困难,入不敷出,每月定期的三十吨烧煤也成了不小的负担。想来,那时候作为天府煤矿董事长的卢先生应该颇为头疼吧。而以天府煤矿在抗战时期的发展及规模,若不是真到了山穷水尽之势,也断断不能作出此无奈答复。

纵观卢作孚先生一生,他亲手主导了三次现代化集团生活运动,其根本意在教育。无论是学校教育亦或是社会教育,他都积极为之,启迪民智,凝聚民力,提高民技,才能真正实现国家的现代化。值此卢先生127周年诞辰之际,仅以此文纪念其为教育,为兴学所作的贡献。

参考文献:

[1]凌耀伦:《民生公司史》,北京: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年版。

[2]黄立人:《卢作孚书信集》.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

[3]凌耀伦、熊甫:《卢作孚文集》.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

[4]陶行知:《五月(重庆·北碚·古圣寺)》,转引自华中师范大学教育科学研究所主编:《陶行知全集》第7卷,长沙:湖南教育出版社 , 1992年版。

[5]王文岭:《陶行知年谱长编》,成都:四川教育出版社,2012年版。

[6]张守广:《卢作孚年谱长编》,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4年版。

[7]《卢作孚捐设本院民生讲座》,《朝阳学院校刊》,1944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