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作孚研究刊物
科学殿堂育火种 革命风云长激荡 ——中国西部科学院的中国共产党活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图文列表
科学殿堂育火种 革命风云长激荡 ——中国西部科学院的中国共产党活动
上传时间: 2021-07-26 15:37:05     作者: 侯江     来源: 科学殿堂育火种 革命风云长激荡 ——中国西部科学院的中国共产党活动

    中国西部科学院,民国时期创办的中国**家民办科学院,这座科学的殿堂,不仅传播科学的种子,同时还播洒革命的火种。20世纪30年代末,中国共产党地下党组织北碚中心县委建立了中国西部科学院支部、兼善中学支部等。中国西部科学院支部组建很早,1938年建立,直到19418月止。科学院支部工作很活跃,组织发展工作、统战工作以及抗日救亡工作等开展得有声有色。科学院的主要事务人员赤化,成为地下党秘密文件的收藏和翻印处,是北碚地方党组织活动的重要地点。

  2021年,时值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回顾这段绝非寻常、可歌可泣的光荣历史,荡气回肠、豪情万丈。

中国西部科学院1930年在北碚创建,设有理化、地质、生物、农林4个研究所,并附设图书馆、博物馆、兼善中学、西山坪农场等。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举科学的大旗,开创西部内地科学与科普教育的先河。

  中国西部科学院不仅传播科学的种子,同时还播洒革命的火种。在这个科学的殿堂,中国共产党的地下党组织活动悄然展开。

一、浩然一生是正气

  江浩然(19192006),原名杨仲猷,党内名白戈,化名白崇孝。贵州省赤水县天台乡人。1937年初考入重庆高级工业学校应化科。同年五六月间加入重庆各界救国会。后考入重庆联立高中。19384月在成都加入中国共产党,5月由中共四川省工委派到泸州第二十三兵工厂任党支部书记。19389月,从泸州调到北碚,10-12月任中共北碚实验区特区委工运委员。193812-19401月任中共川东特区北碚(合川)中心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兼工运部部长,负责组织工作和工人运动。193812月任中国西部科学院理化研究所练习生,做化验工作。1939年初兼任中共北碚特区区委书记,后任中共川东特委(兼重庆市委)海员工作委员会书记,11月被选为中共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正式代表。1939年底,川东特委书记廖志高通知江浩然,说西部科学院转出去的党员中有人出了问题,要唐建中、江浩然马上撤离北碚。19401月,江浩然撤到重庆,同年10月调到延安,任中共中央职工运动委员会研究室大后方组副组长。19461月调回重庆,任中共中央南方局职工组成员。后转至上海,任中央上海工委职工组成员。19476-12月任中共上海市委工委路海空委员会书记、党训班主任。19487-19495月任中共武汉市委常委兼组织部部长。19493-5月任武汉市委员会武昌分区委员会书记。新中国成立后,历任中国五金冶炼工会筹备委员会副主任、中国重工业工会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共吉林化学工业公司工作委员会副书记、中共兰州化工总厂委员会书记、中共化学工业部委员会委员、全国总工会中国重工业工会主席、中国冶金工会全国委员会主席、分党组书记,中华全国总工会第七届执行委员会候补执行委员,第八届、第九届执行委员等职。

  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共产党地下党组织活动在北碚特区有两个重点,一个是复旦大学,一个是天府矿区。而西部科学院,据中共四川北碚中心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兼北碚特区区委书记江浩然回忆:“中国西部科学院是党组织很活跃很重要的地方”。

  当年,江浩然的公开身份是西部科学院理化研究所的化验员,住在科学院的阁楼里,党组织每月派一个人来联系他一次。江浩然193810月初到北碚,19401月离开,在碚的一年零两个月里,发动群众、发展革命力量、支援前线战争,领导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对革命的基本理论、党的方针、政策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进行了广泛的宣传教育,发动人民群众积极地参加抗日救亡运动,涌现了大批的**分子,发展了大批共产党员,培养了一批好干部。在统一战线工作中结识和团结了一批好朋友,结成了革命斗争的同盟军。

  江浩然到西部科学院后,大明纺织厂支部的曹英、李浩也经常到科学院向江浩然请示工作。江浩然在西部科学院指导了天府煤矿、大明纺织厂、宝源煤矿等厂矿的工人运动。科学院支部利用那里的油印设备为中心县委翻印过许多党员学习材料。

  抗战时期,北碚党组织的主要领导人江浩然,以中国西部科学院为据点在科学的殿堂播洒革命的火种。

二、得道多助促发展

  科学院支部的党员,在抗日救亡中工作积极,党的组织工作认真,并且对科学院的工作也兢兢业业、克勤克俭。*困难的时候,每人每月只有五元钱生活费,但他们对工作从未懈怠,得到科学院许多人士的支持和同情。

  这与该院思想较为开明的代理院长张博和以及管理一些院务行政工作的理化研究所主任李乐元不无关系,党组织开展抗日救亡活动,他们都不干涉。北碚的党组织做李乐元的工作,他也很支持,在科学院安排了许多人的工作。李乐元非常喜欢这些年轻的助手,信任、支持、保护他们。李乐元特别喜欢唐建中,助理研究员杨××是个特务,经常盯梢唐建中,李乐元暗中保护。李乐元与江浩然等共产党员的关系很好,19389月,江浩然从泸州调到北碚,搞党的工作,先在西部科学院刘××家住,因无社会职业,又撤到黄桷镇炭坪子(煤炭商店,党办的一个炭号)住了两个月,同年12月,江浩然从南方局党员干训班学习回北碚,李乐元欣然同意把江浩然安排在理化研究所作练习生。1939年上半年,兰毓钟任北碚城镇区委书记时,社会职业也在西部科学院。当时薛保鼎从前线回来,徐仁从铜梁来,也是隐蔽在西部科学院从事党的工作。后来,还有不少党的同志,李乐元也同意安排在西部科学院。19408月,北碚中心支部贯彻隐蔽方针,帮助党员解决社会职业。在李乐元支持下,西部科学院开设了合作商店,卖一些日用品,有时还杀猪卖,后来因为形势紧张撤销了。19419月以后,科学院5个党员中没有撤离的曾吉祥被捕,党组织通过李乐元等关系把曾吉祥保释出狱。20世纪80年代江浩然对李乐元的评价:“表现很不错。”

  在1938年至1941年,中国西部科学院有这样一些党员:江浩然、席纪仁、唐建中、杨中育、康梓桥、刘坤山、张亚炯、李亚君、曾吉祥、梁治平、薛保鼎等。科学院的党员主要是化验员和工人。兼善中学有倪雪松、李先照等,支部负责人先是倪雪松,之后每学期都有很大变动。1938年底兼善中学的党员有30余人,经过整顿,留下党员20余人,其余的大都为1415岁的学生,比较幼稚,改为同情小组。西山坪农场有党员邓文俊、范藻如、张忠牧等。

  让我们记住,这些革命先辈和支持革命的先贤们!

三、抗日洪流歌凯旋

  北碚一直有着浓厚的爱国民主空气。抗战时期,党组织利用北碚行政长官嘉陵江三峡乡村建设实验区区长卢子英的关系,发动青年学生,组织社团、编辑壁报、时事讲演、进行募捐,在老百姓过年玩龙灯、端午节划龙舟、学生搞夏令营等时候,宣传抗日救亡。193951日,北碚欢送志愿者参军,到前线支援抗战,全区都动员起来,有万人参加,影响极大。

  在全社会积极抗战的洪流中,中国西部科学院也不例外,义不容辞地参加到抗日救亡活动中。在党的外围组织,救国会的活动如火如荼。

  时任中共重庆市委宣传部长、江北县委书记等职的刘传茀指示在中国西部科学院理化研究所的练习生黄友凡把重庆救国会的活动发展到北碚去。1937年春,中国西部科学院的职员和其下属的兼善中学的进步学生,组织“业余生活社”,编辑铅印刊物《业余生活》。“业余生活社”和《业余生活》在北碚很有影响,成为救国会在北碚的一个阵地。黄友凡在北碚进行救国会的工作,联系、培养了一批积极分子。

  川东特委组织部长宋林,分管北碚中心县委,他常来北碚指导工作。19395月,宋林再次来北碚检查工作,住了好几个地方。这一次带莫止一道来整顿天府煤矿党的组织。把李浩、马中键和钱澄宇3人找到中国西部科学院开会,有一次研究妇女工作。

  19403月,川东特委通知杨中育到北碚中心县委工作,安排在中国西部科学院理化所当练习生。杨中育19403月至19419月,任北碚中心县委直属中心支部书记(原北碚城镇区委),兼中国西部科学院支部书记。杨中育接任中心支部书记时,形势发生了变化,党组织由大发展转为巩固,停止了公开的群众运动。杨中育回忆说:“根据形势的变化,我们着重抓了对党员进行党的知识和党的纪律的教育,帮助大家从大搞群众运动的工作方法、工作作风转到做扎实细致的工作上来。支部要求科学院的党员继续做好李乐元和一些上层人士的统战工作。把这项工作做好了,我们才有立足之地”。

  中国西部科学院附设有博物馆。在1937年《业余生活》的创刊号上,作者黄军(即黄友凡,中国西部科学院理化研究所的练习生,建国后任中共重庆市委顾问委员会常委、党史工作委员会主任)发表了一首诗,在这个传播科学的圣地,吹响抗日救亡的号角:

  博物馆中的一柄宝剑,

  ……

  它不曾忘记完整的河山。

  ……

  看,太平洋的蛟龙在那里兴风作浪,

  海棠叶的国土上插遍了异色的旗竿,

  半殖民地的人民呀!

  都需要一苇救生的航船,

  剑!走出博物馆吧,

  又是你称雄的时候了,

  别说你的时代已经过去,

  旧日的声威并不曾消失半点,

  听着吧!

  四方之同胞都在为你歌奏凯旋。

  ……

  

参考文献:

  [1]敖良荣.唐永年在铜梁活动的情况//敖良荣主编,中共铜梁县委党史研究室编.铜梁党史人物 **集[M].中共铜梁县委党史研究室,1997194-195

  [2]江浩然.北碚建党初期的几个情况//中共重庆市北碚区党史工作委员会.北碚党史资料汇编 第四辑[M].中共重庆市北碚区党史工作委员会,19851-4

  [3]江浩然.回忆我参加七大的情况//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研究部.七大代表忆七大 [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1303-1313

  [4]江浩然.抗日战争初期北碚中心县委的情况//中共重庆市委党史工作委员会.川东地下党的斗争 回忆录专辑[M].中共重庆市委党史工作委员会:106-111

  [5]江浩然同志谈北碚中心县委的情况[J].重庆现代革命史资料.19818):2-8

  [6]李家庆.抗战胜利前后北碚党的情况//中共重庆市北碚区委员会党史工作委员会.民主革命时期北碚党组织概况和党史大事记[M].中共重庆市北碚区委员会党史工作委员会,198421

  [7]李先照.回忆在北碚的革命争斗//中共重庆市北碚区党史工作委员会.北碚党史资料汇编 第四辑[M].中共重庆市北碚区党史工作委员会,198510-13

  [8]刘传茀.我所了解重庆救国会在北碚的一些活动//中共重庆市北碚区委党史工作委员会.抗日战争时期北碚党史资料专辑[M].中共重庆市北碚区委党史工作委员会,198589-90

  [9]唐宦存.嘉陵风云:中共重庆市北碚地区党史文集[M].重庆:重庆出版社,20047478

  [10]杨中育谈中国西部科学院党支部的一些活动//中共重庆市北碚区党史工作委员会.北碚党史资料汇编 第四辑[M].中共重庆市北碚区党史工作委员会,19855-9

  [11]曾吉祥.我在北碚被捕的前前后后//中共重庆市北碚区党史工作委员会.北碚党史资料汇编 7[M].中共重庆市北碚区党史工作委员会,198686-90

  [12]中共重庆市北碚区党史工作委员会.北碚党史资料汇编 第四辑[M].中共重庆市北碚区党史工作委员会,198520

  [13]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研究部.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名录 [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801-802

  [14]中央档案馆,四川省档案馆.四川革命历史文件汇集 1938-1940[M].中央档案馆,四川省档案馆,1988483-484


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