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作孚研究刊物
重读北碚的乡村建设——《乡建北碚》书序
 当前位置:首页 > 图文列表
重读北碚的乡村建设——《乡建北碚》书序
上传时间: 2021-10-14 11:46:16     作者: 温铁军     来源: 重读北碚的乡村建设——《乡建北碚》书序

    

    阅读“乡建北碚”首先要阅读卢作孚。卢作孚先生是一本厚重的书。在重庆北碚,有很多普通人都关注卢作孚,并将他称作“北碚之父”。他是驰名中外的“中国船王”,是民国乡村建设探索中卓有成效的先驱者,是中国早期本土民营社会企业家的杰出代表之一。而北碚作为当年镇域经济包容性可持续发展的样板,是卢作孚、卢子英等先贤做出来的。他们是在社会一片凋敝的状况下,与社会各界一起努力,完成了北碚镇域(并带动整个嘉陵江三峡地区)的经济、社会、文化、教育等等各个方面的发展,探索出独特的在地化综合发展的模式。

 

1、北碚镇治为什么是乡村建设?

    有人可能会问,北碚镇治应该算是“城镇建设”还是“乡村建设”呢?其实,我们今天讲的乡村建设(简称“乡建”)包括的是县以下的范围。这是因为,中国几千年治理分为上下层,“皇权不下县,县下惟乡绅”,乡村自治在主体上就是乡绅自治,而乡村自治包括县以下几个层级,包括乡、镇,也包括村和自然村落。从这个意义上说,“乡村”包含的范围远大于“农村”,而乡村建设是将乡镇和村庄放在一个大系统中,是一种城乡融合的视角。

    乡村建设维护的乡土社会,主要依托的是县以下的乡土社会的在地化经济,只要能够维持得住就是乡村建设。从这个角度来看,虽然早期卢作孚的企业集中在北碚的城镇地区,但是,他*初的煤矿、铁路等企业都立足于北碚周边的本地资源开发,而只有维护北碚地区乡土社会的稳定与可持续发展,地方经济也才有发展条件。因此卢氏兄弟长期主管峡防局的商团地方武装以来,有着与西南一般地方割据不同的、相对比较结构化的组织体系和制度体系,卢氏兄弟创立的这种制度结构和组织结构,有利于维护乡土中国的稳态存在。一个地方的文化事业、社会事业、教育事业各个方面发展起来,带动的是整个地方整体素质的提高。其兴业于北碚产生一方在地化民生经济,这本身就是乡村建设。

 

2、什么是乡村建设?——从乡村建设到乡村振兴

    乡建先贤梁漱溟先生认为乡村建设不只是在建设乡村,而是要建设中国。我们今天在全球大危机不断爆发的条件下重启乡村建设,难道仅仅只是建设乡村,去圆个“田园梦”吗?不,吾辈之目的乃在于建设人类世界,只有对人类藉由殖民化而起的几百年来激进的现代化大潮有所反思,才能自觉参与生态文明乡村振兴大业。

  接着就得从“乡村建设不是什么”说到“乡村建设是什么”。从其延续至少百余年的经验看,是为了使大多数承载了巨大制度成本的那部分弱势群体能够得到可持续生存的条件,而要让更多的社会群体结构化地整合在一起,形成防范危机恶性爆发的三共(共生、共享、共治)条件,提高三自(自主、自助、自强)的能力。所以,从本质上说,乡村建设实非建设乡村,乃是对人类社会不可持续的激进发展主义做出的反思和应对。

 

  3、编写《乡建北碚》的现实意义

    在当今21世纪全球大危机的压力之下,西方才出现向社会企业的转型。然而在中国,19世纪末山河破碎的大危机压力下,有所谓民营企业以来,社会企业就是其中主要的企业类型。当代人把个人利益*大化作为首要目标来宣扬的时候,我们应当知道,中国有像卢作孚这样的前辈企业家们,不以个人利益*大化为目标而进行企业经营。这是在精神境界上当代企业家和前辈企业家的根本性的差别。前辈在“救国论”和“救民论”思想之下所有这些为国奉献对我们今天都有重要的警示意义。

  陶行知先生说过“仿我者死,创我者生”,今天我们研究乡村建设的历史经验也是如此。如果我们今天再把卢作孚当年建设北碚的做法照搬过来的话,那只是在重复着一个过去的故事了。当今我们重新认识“乡建北碚”,就在于,不忘前辈的同时,更反思认识今天的问题。我们要提醒自己:我们要丰富背景资料,也要更多地与现实问题结合,才能有真正的问题意识。前辈已经用他们的生命做出很多开创性的反思与鲜活的实践。作为后人,我们切勿“食古不化”,若不能学习到前辈的精神,创新今天的研究与实践,这会是我们这一代知识分子的缺憾!这也是我们今天要编写和重新认识《乡建北碚》的原因。


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