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作孚研究刊物
卢作孚与中国地质调查所历任所长关系刍议
 当前位置:首页 > 图文列表
卢作孚与中国地质调查所历任所长关系刍议
上传时间: 2022-04-12 17:05:29     作者: 牟其文     来源: 卢作孚与中国地质调查所历任所长关系刍议

中国地质调查所是“中国**个名副其实的科研机构”。对于关心科学事业的卢作孚而言,地质调查所涉及的地质学科,是其尤为关注的与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的几大科学学科之一。当地质调查所进入卢作孚的视域,与地质调查所和该所人员建立联系似是自然之事。在中国地质调查所民国时期的三十多年时间里,共有丁文江、翁文灏、黄汲清、尹赞勋和李春昱五任所长(包括代理所长)。其中,卢作孚与丁文江、翁文灏为友人,过从甚密。黄汲清与李春昱皆为丁文江和翁文灏重点培养的学生,卢作孚与他们相熟,在两人未任所长前就有较多交往;两人出任所长后,卢作孚在地质调查所抗战内迁工作、学术合作等方面与他们联系更密。

一、与首任所长的交往

  19161024日,《地质调查所章程》由大总统批准。该章程规定:地质调查所隶于农商部矿政司,掌理地质矿产调查事项。111日,丁文江被任命为地质调查所所长。1922年,丁文江兼任北票煤矿事,19266月,丁文江辞所长职。[1]

  1929年,地质调查所前所长丁文江亲任总指挥,策划与领导了该所的西南地质大调查。丁文江率领一个分队,偕同曾世英、王曰伦由重庆进入贵州桐梓,西抵毕节地区,又经贵阳独山到广西南丹,*后于1930年夏返回北平。这次地质调查包括地质、古生物、矿产、地理、人种等项目,研究成果非常丰富,尤其为研究西南各省地层系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地质先驱章鸿钊曾做出评价:“发见和采集工作,要算丁文江氏在西南各省所得的成绩*为卓越,不仅工作*早,现在对于西南古生层得以逐渐分别鉴定,大都是以丁氏所采得的化石为基础。”[2]

  当丁文江在西南进行地质调查时,卢作孚正携民生公司、北碚峡防局、北川铁路公司人员组成的考察团出川参观考察。1930424日,郑璧成致函卢作孚,提及丁文江已经完成地质调查工作,采集了大量化石,希望卢作孚设法与丁文江商洽化石事宜。信中写道:“丁文江博士到渝,此次在川黔采化石百余箱,已运下。可惜事前未与之有充分之接洽,致不免失一机会。请兄在宁设法,将来请其分一部。丁一星期内东下,现正约其入峡,但能否去尚不可知。”[3]

  卢作孚虽然未能与丁文江在重庆相见,也没有留下在南京见面的记录,但是两人在北平有过一次长谈。1930713日,卢作孚率考察团到达北平。15日,卢作孚到地质调查所访丁文江,两人进行了一番长谈,之后卢作孚参观了地质调查所的陈列馆,认为该陈列馆“关于矿石、化石、岩石的搜集很富,在国内是仅有的了”[4]。实地感受地质调查所的科学研究工作和博物馆陈列后,卢作孚发出赞叹:“我们觉得南北走了一周,难得看出显有成绩的事业,地质调查所总算显有成绩了。几位学者领导一些青年到各地搜集,在里边研究,试问国内这样做正经事的,共有几处?”[5]地质调查所的科学工作与取得的成果,在国内外均受瞩目和好评,该所在当时已然成为中国科学界的一面旗帜。后来,卢作孚在筹建中国西部科学院时,特意将地质调查所列为相关联络学术机关之一。  

二、地调所助力西科院建设

  1922626日,奉农商部令,所长丁文江不在所时,所内事务责成翁文灏以股长名义代理。19266月,因丁文江应孙传芳之邀出任淞沪商埠总办,翁文灏正式接任地质调查所所长。

  1930104日,《星槎》周刊报道,卢作孚在出川考察前,曾托在上海的任鸿隽约请实业家、科学家来川考察,“兹闻卢氏已得任君回信,约定中央研究院工程所主任周子竟、黄海化学工业研究所主任孙学悟、北平地质调查所长翁文灏,准月内来川。昨刘甫澄军长特去电欢迎”。[6]1128日,应四川当局邀请,四川文化考察团翁文灏、任鸿隽、孙学悟等人由南京到达重庆。翁文灏等人先后到江北龙王洞煤矿、江北西山北川公司矿地和嘉陵江小三峡进行考察,并到北碚参观峡防局及附属各项事业。翁文灏对卢作孚甚为佩服,认为卢作孚担任峡防局局长后,在“地方不靖,交通维艰”的北碚“兴办生产及文化事业,进行颇力”,还闻悉“卢君等近更有创立中国西部科学院之计划”,兴倡科学之举,觉得卢作孚“卓然独立之精神,良足尚焉”。[7]

  中国西部科学院初创时,翁文灏在学术交流、人才推荐、科研合作等方面给予了大力帮助。

  在双方合作上,193166日,翁文灏就地质调查所与中国西部科学院标本采集等方面合作应有所改进等事宜致函卢作孚。信中提及地质调查所人员对西部科学院所派同行学生“对于测制简图及观察地质方法切实指导”“稍尽训练之力”,并希望不要像外国学者来川考察,“派生随行,或寓监视之意,兼以分配标本为事”,进而影响工作效力。

  在人才推荐上,翁文灏推荐了常隆庆、李春昱等地质调查所出身的人才为卢作孚所用。卢作孚一直希望在西南地区建立地质调查研究机构,他曾向翁文灏致函,恳请其举荐贤才。19329月,地质调查所调查员常隆庆经翁文灏推荐,应卢作孚邀请,到重庆北碚中国西部科学院工作,受聘为研究员,着手组建地质研究所。10月地质研究所成立,常隆庆任研究所主任。翁文灏曾叮嘱常隆庆:“此去由你代表北平地质调查所和西部科学院合作,若有困难,可以帮忙解决。”[8]此后,地质调查所和西部科学院合作密切,两家学术机关在四川石油调查、綦江铁矿调查、叠溪地震研究等方面建立了紧密合作关系,而地质调查所还对西部科学院给予技术上和经济上的支持。

三、助地调所西迁来碚

  1937年,地质调查所所长翁文灏在行政院任职,黄汲清任代理所长。193811月翁文灏正式免去所长一职,黄汲清接任所长。

  1937年日军发动“八一三事变”,大举进攻上海,沪宁线战局紧张。上海陷落后,日军进逼南京,地质调查所代理所长黄汲清临危受命,迅速组织该所搬迁工作。黄汲清召集所内工作人员日夜奋战,将重要书刊、仪器等各类决定迁移的物品装箱。当时长江航运极紧,难寻船只启运。黄汲清找到当时已任行政院秘书长的翁文灏,请他帮助解决燃眉之急。翁文灏马上与卢作孚取得联系,恳请帮助转运地质调查所的人员与物资,黄汲清也找到卢作孚与民生公司工作人员研究运输相关事宜。据黄汲清回忆:“翁先生(翁文灏)向四川民生公司总经理卢作孚打了招呼,希望他担任运输,我自己也当面找过卢先生和他下面的主要负责人,具体研究两三百个大木箱书籍、仪器的转移问题。”[9]1118日,在卢作孚与民生公司的帮助之下,地质调查所的重要书刊、仪器得以在南京下关码头迅速装船,由民生公司轮船先运送至武汉,随后安全运抵长沙。之后,黄汲清和部分地质调查所工作人员也搭乘民生公司轮船,经汉口到达长沙。

  随着战火迅速蔓延,长沙亦岌岌可危,地质调查所不得不举所迁往大后方重庆,“以期保存本所重要图书仪器,而能安心工作”[10]19387月,地质调查所将大批图书、仪器仍托民生公司转运重庆。此前,地质调查所已“函(西部)科学院代觅办公地址”[11],后来“在卢作孚和西部科学院张博和、李乐元等好友之支持下”,黄汲清“把调查所连同图书馆和工作人员的家属一道搬到风景如画的北碚”[12]。作为中国西部科学院院长的卢作孚热忱欢迎地质调查所迁来北碚,并借出西部科学院的房舍予以安顿,还提供地皮助其新建办公楼房,倾力支持地质调查所继续进行科研工作。黄汲清在19405月致卢作孚的函中就写道:“回忆两年前各机关感先生及子英先生盛意,欣然迁来北碚,并蒙假惠宇房舍以办公,复借予地皮使建新屋……”[13]1939年,地质调查所在北碚建成两层青砖楼房作为办公楼,与西部科学院紧邻。

四、贺地调所建所25周年

  19406月,黄汲清向经济部部长翁文灏提出书面辞呈,辞去地质调查所所长职务,仍作地质研究室主任。随后,经济部令尹赞勋为副所长。18日,尹赞勋“奉命改任为简任副所长兼代所长职务”[14]

  1941年适逢中央地质调查所建所25周年,又是**任所长丁文江逝世5周年,代所长尹赞勋领导与主持了隆重的纪念活动。当年年未,地质调查所在北碚举行了该所成立25周年纪念会,由尹赞勋主持,教育部部长陈立夫、中央研究院总干事叶企荪、北平研究院副院长李书华、四川省地质调查所所长李春昱等中央政府官员,科研机构、高等院校领导人出席。尹赞勋还主持编印了《中央地质调查所概况》纪念专册,详述地质调查所的历史。

  纪念会上,中央研究院、中华教育文化基金董事会、资源委员会、中国科学社生物研究所、中国地理研究所、复旦大学、中央工业试验所、全国度量衡局等众多机关单位纷纷献上祝词。而与卢作孚关系紧密的学术单位、工矿企业,诸如中国西部科学院、兼善中学、天府煤矿、嘉陵江温泉公园、大明染织公司等,也献上了热情洋溢的祝词或精美雅致的贺礼。其中,中国西部科学院与地质调查所长期保持学术合作;天府煤矿属于二迭纪煤田,地质调查所中的调查员将其作为实地勘测的地质考察地和培养学生的野外实习地;地质调查所刚迁来北碚时,大明染织公司有多余电力,亦曾向假惠宇办公的地质调查所供应电力。毫无疑问,卢作孚在北碚创办的各项事业,为地质调查所继续开展工作提供了方便,而各项事业敬献贺词与贺礼之举,亦可视为卢作孚与地质调查所相交笃深的明证。  

五、与末任所长的交往

  1942年,代所长尹赞勋因“抱负不伸,业务荒废,苦闷之极,遂上书求免”[15]。不久,经翁文灏极力劝说,时任四川省地质调查所所长李春昱同意出任中央地质调查所所长。1942828日,翁文灏亲自陪同李春昱至北碚中央地质调查所正式就职。[16]

  李春昱在出任中央地质调查所所长之前,曾长期在地质调查所工作,多次前往四川进行地质考察,后又参与筹建四川省地质调查所,与卢作孚有过多封书信往来。

  1929年,李春昱参与丁文江主持的西南地质大调查,并与谭锡畴一路从重庆出发,西去成都,然后深入川西南、川西北一带进行考察,行程数千里,直到1931年秋冬才返回北平。调查过程中,李春昱和谭锡畴还与中国西部科学院合作开展标本采集等工作,并带领学院派遣的少年义勇队员罗正远、张义德同行学习,为时数月。1931年,翁文灏还就改进双方合作等事宜致函卢作孚,信中提及“谭、李二君返经川东时,拟稍为停留”,希望卢作孚“关于川东调查,地方照料乃拜恳鼎力相助”。后来,李春昱、谭锡畴结束调查工作,受邀来到北碚。1931108日,两人“应峡局之请,在图书馆给峡局各职讲演”[17],两日后,北碚举行“双十节”庆祝典礼,“除峡局人员谈话而外,有两位学者谭寿田(谭锡畴)李春昱也参加演说”[18]

  筹建四川省地质调查所时,李春昱就购地建房、经费补助等事致函卢作孚,而卢作孚也在人力、财力等多方面给予相助。经费方面,卢作孚与李春昱商妥“每年西部科学院补助地所四千元”[19],当时四川省地质调查所购地建房之事即将着手进行,可是省府经费迟迟未发,此笔补助可谓雪中送炭。人才方面,筹建之初,卢作孚即允中国西部科学院地质研究所常隆庆等人借调四川省地质调查所支援,后又同意西部科学院地质研究所以合作形式并入四川省地质调查所,助其扩充实力,加快全川地质矿产资源调查的步伐。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迁渝的各大机关筹划复员。中央地质调查所决定于1946年迁回南京。所长李春昱主持该所从重庆返回南京的搬迁工作,当时水路交通十分拥挤,短时间找不到船,他找到民生公司总经理卢作孚,安排仪器设备、图书资料和标本化石等的装箱搬运,确保了中央地质调查所这个国内**流的重要研究机构能得以在南京实现重建。[20]

六、结语

  综观卢作孚与中国地质调查所历任所长的交往,不难发现,卢作孚与历任所长的交往是双向、互动的。当卢作孚创设中国西部科学院时,他获得了丁文江、翁文灏的大力帮助;而当地质调查所处于危难困顿时,卢作孚亦不遗余力地提供各种切实支持,帮助地质调查所在战乱中安顿下来,中国地质科学的血脉得以保存并延续,创造出战时科研的辉煌。

注释:

[1]宋广波.丁文江年谱[M].哈尔滨:黑龙江教育出版社,2008:121-123,159.

[2]章鸿钊.中国地质学发展小史[M].上海:商务印书馆,1937:74.

[3]黄立人.卢作孚书信集[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03:179.

[4][5]卢作孚.东北游记[M].川江航务管理处,1931:102.

[6]省内纪事[J].星槎.1930(19):19.

[7]翁文灏.四川游记[J].地学杂志.1932,20(1):1.

[8]攀枝花市档案馆.百年巨匠常隆庆[M].成都: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2015:109.

[9]黄汲清.我的回忆——黄汲清回忆录摘编[M].北京:地质出版社,2004:160.

[10]中央地质调查所.中央地质调查所概况——二十五周年纪念[M].1941:3.

[11]实业部地质调查所将迁来峡[N].嘉陵江日报,1938-01-09.

[12]黄汲清.我的回忆——黄汲清回忆录摘编[M].北京:地质出版社,2004:166.

[13]黄立人.卢作孚书信集[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03:755.

[14]尹赞勋.往事漫忆[M].北京:海洋出版社,1988:40.

[15]尹赞勋.往事漫忆[M].北京:海洋出版社,1988:45.

[16]李学通.翁文灏年谱[M].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2005:285.

[17]挽回煤权要振兴航业[N].嘉陵江日报,1931-10-09.

[18]双十节学者演说[N].嘉陵江日报,1931-10-11.

[19]黄立人.卢作孚书信集[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03:650.

[20]刘强.百年地学路 几代开山人——中国地学先驱者之精神及贡献[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5:46.

 

 

 

 

 

 


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