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作孚研究刊物
“乡村现代化”——卢作孚乡建之路
 当前位置:首页 > 图文列表
“乡村现代化”——卢作孚乡建之路
上传时间: 2021-10-14 11:49:20     作者: 刘重来     来源: “乡村现代化”——卢作孚乡建之路

   

    从 20世纪 20年代起,在中国大地上掀起了一场规模大、时间长、波及面广、影响深远、建设主张和建设方式各异的乡村建设运动。到 30年代中期达到高潮时,乡村建设运动已在山东、山西、河北、河南、江苏等东部和中部地区的 10余个省、几十个县和成百个乡、村展开。参加的团体达 600余个,实验点达 1000 余处。不少忧国忧民,有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的知识分子, 抱着教育救国、科技救国、实业救国等不同理念和“振兴农业”、“拯救农村”的强烈愿望,走出“象牙塔”,离开大城市,放弃城市优厚待遇和舒适生活,深入农村,甚至携家带口,来到贫困的农村安家落户,推行乡村建设运动。这些人中,有社会贤达、地方士绅、实业家;有专家学者、留学国外的博士;有国内大学的校长、教授。他们这一壮举在社会上引起极大反响,被誉之为“博士下乡”。

  然而谁能想到,与此同时,在中国西南一隅的嘉陵江三峡地区,也正开展着一场独树一帜的乡村建设运动。由于它地处偏僻,相对闭塞,在当时信息不灵的年代,没有晏阳初、梁漱溟等的乡村建设那么显眼和备受社会关注,但它却是民国时期中国众多乡村建设实验中*早在中国西南部开展的一个,且持续时间*长、成就特别突出。而其主持者,竟是一位实业家兼地方治安联防机构的长官。 他就是旧中国*大的民营航运企业——民生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总经理,被誉为“中国船王”的卢作孚。

  民国时期众多乡村建设团体,虽然其背景、阶层、性质比较复杂, 但他们大多数都是抱着振兴中华、振兴农村的爱国之心参加到乡村建设中来。但正因为他们的背景、阶层、性质不同,因而其乡村建设的思想和宗旨以及建设的方式方法也各有不同。

  众所周知,实现祖国现代化,是卢作孚社会经济思想的核心,是他一生的追求。而“乡村现代化”,则是他乡村建设的思想核心,也是他乡村建设的理想和目标。1934 年,他在《四川嘉陵江三峡的乡村运动》一文中全面论述和总结他已推行7年的乡村建设运动。他明确指出其乡村建设的“目的不只是乡村教育方面,如何去改善或推进这乡村里的教育事业;也不只是在救济方面,如何去救济这乡村里的穷困或灾变”,而是要“赶快将这一个乡村现代化起来”,以供中国“小至于乡村,大至于国家的经营的参考”[2]

  在卢作孚看来,当时的中国,有内忧,更有外患。而内忧中,广大农村的极度贫困和落后,广大农民的悲惨状况是其中的重要问题。卢作孚有一个坚定的信念:“内忧外患是两个问题,却只须一个方法去解决它。这一个方法就是将整个中国现代化。”[3]他认为中国“根本的要求是要赶快将这一个国家现代化起来。所以我们的要求是要赶快将这一个乡村现代化起来”。[4]对于外患, 他的眼光远大:“中国的根本办法是建国不是救亡。是需要建设成功一个现代的国家,使自己有不亡的保障。”[5]他认为要实现国家现代化、乡村现代化,都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促进工业、农业、交通、文化等的现代化建设。

  卢作孚领导的北碚峡防局,表面上是一个治安联防机构,负责地方治安,而实际上是他尽心尽力开展乡村建设的重要平台。卢作孚虽然身处中国西部偏僻穷困的嘉陵江三峡地区,却并没有让峡谷成为束缚其思想和行动的桎梏,他要为整个中国搞出一个“乡村现代化”的样板来。这是何等高远的眼光,何等雄伟的气魄,何等开阔的胸襟!

  卢作孚开展乡村建设运动*直接的目的就是改变农村和农民的贫穷落后面貌。他在1929年《乡村建设》一文中明确指出其乡村建设的意义:“在消极方面要减轻人民的痛苦,在积极方面是要增进人民的幸福。”而如何增进人民的幸福呢?卢作孚认为应给农民“多些收获,多些寿数,多些知识和能力,多些需要和供给,多些娱乐的机会”。这“五多”正是卢作孚开展乡村建设的目的,而要实现这个目的,就非要实现“乡村现代化”不可。我们不能不钦佩卢作孚的胆识和超前目光。可以说,卢作孚是民国时期乡村建设运动中提出“乡村现代化”宗旨并付诸实践的**人。

  卢作孚在中国西南部一个十分偏远落后的小地方主持“乡村现代化”建设, 并取得了中外瞩目的成就,我们不能不问, 这是为什么呢?我想,起码有以下五个原因:

(一)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实现乡村现代化。

  卢作孚因为把“乡村现代化”作为乡村建设宗旨,所以,他在乡村建设中,始终坚持把经济建设放在首位,他强调只有发展经济,才能真正“增进人民的富力”。正因为卢作孚在乡村建设中狠抓工业、农业、交通和城市建设等经济事业,才使整个峡区的社会经济发生了很大变化,文化教育、社会风气等也才有了发展的基础,从而取得了与众不同的巨大成就。

  (二)以城市建设带动乡村建设。

  卢作孚在推行嘉陵江三峡乡村建设运动中,始终是把北碚作为中心,进行城市化建设,作为带动整个峡区乡村建设的核心经济圈和经济增长点。正如卢作孚在《四川嘉陵江三峡的乡村运动》一文中所言:“先以北碚乡而且以北碚乡的市场为中心,……造成功一种社会的环境,以促使人们的行动发生变化。……以北碚作**个试验,以其比较集中,容易办,而且可以造起周围的影响来。”果然,短短十几年,就使北碚这个昔日偏僻贫穷、盗匪横行的小乡场变成了海内外知名的美丽城市,成为整个峡区,乃至整个重庆的发展亮点,成为民国时期乡村建设运动成就的一个重要历史见证。1944 年美国《Asia and America's》杂志刊登了一篇文章,文章叙述了过去“北碚仅仅是一个小村庄,其周围地区是四个县交界处的一个‘无人地带’”,那里“匪患频繁,是一个歹徒的乐园”。但自卢作孚在这里开展乡村建设运动以后,却发生了大变化。“北碚现在有了博物馆和公园,有了公路和公共体育场,有了漂亮的图书馆和一些建设得很好的学校,还有一个非常现代化的城市市容”。该文惊呼北碚是“平地涌现出来的现代化市镇”,是“迄今为止中国城市规划的*杰出的例子”[6]1948 年底,中国农村复兴委员会中国和美国委员5人来到北碚参观,北碚的城市风貌使他们大为吃惊;“各委员发现北碚市容,如宽广的街道,各种公共建筑、市政中心,及其他事项,都远非普通中国城市所可望其项背。”[7]

(三)以工辅农,以工促农。

  卢作孚的乡村建设之所以取得重大成就,一个重要原因是得到了工业企业的大力支持。一方面,卢作孚既是嘉陵江三峡乡村建设的主持人,又是民生公司的总经理,这双重职责使他将企业发展与乡村建设紧密联系起来。民生公司从经济实力、技术力量等多方面支持峡区的乡村建设,并取得了互利双赢的效果;另一方面,卢作孚以积极的态度招商引资,使不少企业来峡区安家落户,发展生产,改变了峡区单纯的农业结构,使峡区社会经济得到了迅速发展。

(四)发展科学文化教育,注重精神文明建设。

  卢作孚是位实业家,但更是一位教育家。他在推动嘉陵江三峡乡村建设运动中,不仅重视物质文明建设,也十分重视精神文明建设。早在1929年,卢作孚在《乡村建设》一文中就说:“人们在努力于一种事业的建设以前,应先有一种心理的建设,有一种美满的建设的理想,在心理上先建设起来。”卢作孚为什么在作为一个治安联防机构的峡防局内设立民众教育处?为什么要在峡区建立小学、中学,并开展大规模的民众教育运动,创办力夫学校、船工学校、妇女学校、挨户学校、场期学校?为什么在资金紧缺的情况下在峡区建立科学院、博物馆、图书馆、医院、运动场、俱乐部?为什么要在峡区开展“现代生活的运动”“识字的运动”“职业的运动”“社会工作的运动”等 4 个运动?为什么他要让峡区的工厂、学校、机关在节假日开放,让峡区老百姓参观?为什么他要“先与航空公司约定,如果天晴到北碚时,低飞一匝”,让北碚百姓“到运动场看飞机”[8]。这一系列举措,都是卢作孚为了培育和造就具有现代意识的新型农民,使乡村形成良好的现代文明风貌,达到峡区人民“皆有职业,皆受教育,皆能为公众服务,皆无不良嗜好,皆无不良习惯”和峡区“皆清洁,皆美丽, 皆有秩序,皆可居住,皆可游览”的目标。

  1933 年来峡区参加中国科学社第 18 次年会的科学家们把江苏南通和北碚的乡村建设作了一个比较,发现“北碚之精神上之建设,视之南通更为完备,且精神之建设较之物质之建设尤为长久”[9]。无怪杜重远1931年参观北碚后发出“昔称野蛮之地,今变文化之乡”的感叹。由此可见当时人们对卢作孚既抓物质文明建设,又抓精神文明建设印象之深。

(五)政务公开,管理民主。

  卢作孚主持峡防局以来,局机关工作的*大特点就是政务公开。卢作孚上任后就提出局机关工作要做到“一切公开——办事公开、用人公开、收入支款公开”[10]。他不仅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在当时峡防局主办的《嘉陵江》报上,我们可以惊奇地发现,举凡峡防局的工作计划、财务收支、人员考核任用,甚至峡防局的会议记录都一一公开刊登出来。如《峡防局的新计划,大规模的经营工业》《峡防局布置整理北碚市政》《峡防局*近拟办工作》《峡防局公布×月份收入情况》《峡防局服务人员月成绩考核表》等等,让峡区百姓对峡防局的工作都能知晓,自然也就便于监督了。

  卢作孚主张办各项事业,特别是关系到群众切身利益的事情,不但要让老百姓知晓,还要征求他们的意见。他积极支持成立“北碚里(市)民代表大会”,让峡区百姓集思广益,参与峡区建设。而市民代表,不是由峡防局指派,而是由市民直接选举产生,并以代表大会的名义告诉峡区民众:“地方上的公事应该怎么办?你们有一定的主张么?成立里民大会,是用来实现你们的主张的。”[11]卢作孚之所以这样做,就是要充分发动峡区人民自觉自愿参加到乡村建设中来。卢作孚说: “举办某种公众的事业,而集合众人讨论办法,举人担任。让众人眼见着提议, 眼见着预备,眼见着开始工作,眼见着工作前进,眼见着完成。以此引起众人做事的兴趣。”[12] 5个“眼见”,众目睽睽,谁还敢弄虚作假、营私舞弊、损公肥私呢?卢作孚的乡村建设之所以取得重大成就,与卢作孚重视民主管理、政务公开、民众参与,因而得到峡区人民的拥护有极大关系。

  卢作孚早年参加过同盟会、少年中国学会,参加过辛亥革命、四川保路运动和“五四”运动,经受了革命的洗礼,曾是革命救国的热烈追随者。辛亥革命的失败又使他转向“教育救国”,他当过小学、中学、师范学校的教师,主持过地方的教育改革、民众教育和新文化活动。而多次教育改革的受挫,又使他深深认识到没有经济实力支撑,仅仅依靠地方军阀是办不好教育的,于是他又选择了“实业救国”之路。

  卢作孚难得的人生经历,加上他过人的智慧和高尚的人品,构成了他一生的多采与辉煌,也使他主持的嘉陵江三峡乡村建设运动独树一帜,别开生面,成为民国时期中国众多乡村建设实验中成就突出的一个。1935222日,《商务日报》一名记者来北碚参观后,感慨万千说:“巴县名胜之区,首推北碚。自经吾川卢作孚君日夜经营,擘手规划以来, 将此数百里不毛之地建设得整饬有序,大有可观。使十年前遍地荆棘,匪风四炽之三峡,到如今竟成夜不闭户,游人如织之境界,真可谓化险夷为有用之地,开荒芜成名胜之区。能者自能,信不诬也。是以在川或异地来川之有识者,无不以赴北碚一游为快乐。”[13]

    确实,卢作孚的乡村建设成就,实实在在,有目共睹:美丽的北碚城,现代化的天府煤矿,四川**条铁路——北川铁路,中国西部唯一的中国西部科学院和中国西部科学博物馆,集工商学为一体的综合经济实体——兼善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中国西部*大的现代纺织企业——大明纺织染厂,开发水力的高坑岩水电站,用于农业科学试验的西山坪农场,为农民服务的北碚农村银行,全民健身的北碚民众体育场, 为读书学习提供方便的北碚图书馆,为民治病防疫的峡区地方医院,为民众集会、娱乐的民众会堂,为儿童、青少年读书的实用小学、兼善中学,供民众娱乐休闲的北碚公园、北温泉公园、黛湖公园、运河公园等等,都是卢作孚乡村建设的历史见证。

    而广大农民物质生活和精神面貌的改善更是有目共睹。1948 11月,晏阳初在向中国乡村建设学院师生演讲时, 谈到了他在北碚的所见所闻:“昨天我在北碚看见从前不识字的农民现在识字了;从前没有组织的,现在有组织了;从前没有饭吃的,现在收入也增加了。一个个地对着我们发笑,使我获得无限的兴奋和愉快。”[14]对于卢作孚来说,只要农村富足了,农民生活提高了,精神愉快了,这就是他的*高企盼。卢作孚被誉为“北碚开拓者”和“北碚之父”是当之无愧的。

  在民国时期的乡村建设运动中,作为一个实业家来主持一地乡村建设的卢作孚,更有经济头脑,更具务实开拓精神。卢作孚崇高的理想追求,充满智慧的超前眼光,立意高远的科学规划,切实可行的实践举措,至今仍被人称道。

  但我们也要明白,卢作孚的乡村建设之所以取得不同凡响的成就, 还有其特殊原因:一是当时峡区处在抗战大后方,未遭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占蹂躏,所以其乡建运动得以持续到 1949 年底,成为民国时期乡建运动持续时间*长的一个。而晏阳初、梁漱溟、陶行知、黄炎培等在中国北部、东部、中部的乡建实验都因日寇的侵略而被迫终止;二是卢作孚作为峡区的*高长官,他可以凭借其权力,动用官府的力量使其乡建规划付诸实行。如他可以用“寓兵于工”的方式组织峡防局士兵纺纱织布,他可以率领峡防局官兵开挖马路、架设电线、整修公园、疏浚河滩;也可组织、督促峡区百姓改造北碚市容市貌;甚至可以凭借其权力进行乡村自治建设,如成立市民代表大会等等。这是晏阳初、梁漱溟等人无法做到的;三是凭借他峡防局局长、民生公司总经理、中国西部科学院院长以及以后担任四川建设厅厅长、交通部常务次长、全国粮食管理局局长等职务的关系,特别是他的人格力量,使他结识了当时党政军及企业界、学术界等不少上层人士,使其乡村建设也得到了这些人士或多或少的支持。诚如卢作孚在《四川嘉陵江三峡的乡村运动》一文所言:“虽然困难比成功为多,然而常常得到周围社会上的帮助,尤其是政治上的帮助,尤其是政治上*高领袖的帮助,度过了许多困难”。15

  当然,在那军阀混战、政治黑暗、社会动荡、经济凋敝的年代,卢作孚不管多么努力,他的“乡村现代化”理想也是不可能完全实现的。只有在改革开放的今天,在党的一系列方针政策推动下,中国才有可能真正实现“乡村现代化”的目标。

注释:

[1]本文为《乡建北碚》(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即出)的专家视点。

[2]凌耀伦,熊甫.卢作孚文集[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1999353.

[3]凌耀伦,熊甫.卢作孚文集[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1999267.

[4]凌耀伦,熊甫.卢作孚文集[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1999353.

[5]凌耀伦,熊甫.卢作孚文集[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1999343-344.

[6]T.H.Sun.卢作孚和他的长江船队,Asia and America's[J],1944(44).

[7]吴相湘.晏阳初传[M],台湾时报文化出版事业有限公司,1981470.

[8]凌耀伦,熊甫.卢作孚文集[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1999304.

[9]杨允中.北碚富于精神建设,嘉陵江日报,1933 8 27 .

[10]峡防团务会议记录,嘉陵江,1929 12 6 .

[11]北碚里民代表大会告诉民众的八句话,嘉陵江日报,1930227.

[12]凌耀伦,熊甫.卢作孚文集[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 359.

[13]参谋团畅游北碚,商务日报,1935 2 22 .

[14]晏阳初.目前乡村建设的重要性//晏阳初全集第 2 卷,长沙:湖南教育出版社,1989344.

[15]凌耀伦,熊甫.卢作孚文集[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353-354.



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