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作孚研究刊物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北碚推行的“私塾改良”运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图文列表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北碚推行的“私塾改良”运动
上传时间: 2020-07-16 16:52:35     作者: 蒋明洲 何昌志     来源: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北碚推行的“私塾改良”运动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北碚推行的“私塾改良”运动

 

蒋明洲  何昌志

 

    卢作孚、卢子英主政北碚时期,十分重视发展教育事业,致力于普及民众教育、扫除文盲。除了兴办新式学校、推行陶行知“小先生”模式、创办“挨户学校”等措施,20世纪30年代还开展了一场大规模的“私塾改良”运动,试图将传统私塾教育逐步融入现代教育模式之中,使私塾学生逐步融入社会。这场运动影响积极而深远,为后来北碚教育事业发展打下了基础。                       

私塾改良的背景  

  私塾是私家学塾的简称,这是中国最古老最传统的教育模式,简单说就是古时候私人办的学堂。私塾有悠久的历史,春秋时期孔子在家乡曲阜开办的私学即是私塾,孔子是第一个有名的大塾师(私塾老师)。古代私塾分成蒙馆和经馆两类。蒙馆的学生主要是儿童,重在识字扫盲,教材主要是《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等,俗话说的“发蒙”的课程。经馆的学生以成年人为主,大多为了科举考试。因此主要学习“四书五经”之类。私塾教材单一,教学方法也简单,主要是读书、写字、背书,对学生背书的要求特别高,要求每一篇都能熟背。大多为先教学生熟读背诵,然后在适当的时候由教师逐句讲解。除读书背诵外,有习字课,从教师扶手润字开始,再描红,再写映本,进而临帖。学童粗解字义后,则教以作对,为做诗做准备。“四书”读完后,即读“五经”,兼读古文,并开始学习作文,为科举考试作准备。

  兴办私塾的人大致分为三种:一是有钱的大户人家,自己请老师办学堂,供自己子女和亲戚子女上学。二是祠堂兴办的,整个家族宗亲共同出资办学堂,主要供家族的成员上学。三为塾师自己设馆,收费教授生徒。塾师多为落第秀才或老童生。私塾学生入学年龄不限,几岁十几岁甚至几十岁都可以。私塾的规模大小也不等,有的几个学生,也有几十人的。私塾在旧中国十分普及,据资料介绍,到1935年,仅四川就有13924家私塾,当时直接管辖北碚的巴县,就有516家私塾。客观地讲,2000多年来,私塾教育为传承中华文化、培养人才发挥了重要作用。 

  到了近代,私塾教育与社会发展的要求出现了距离,尤其是新式学堂出现后,私塾受到社会的质疑和批评。提倡新教育的人指责私塾不开设算术、历史、地理等课程,知识覆盖面过窄,教材长期不变,知识老化问题严重。因此,要求改良私塾的呼声越来越高,并逐渐成为官方教育部门的行动。政府颁布相应法规,教育主管部门直接参与其中。

  从全国范围看,清末以来大致出现了三次私塾改良高潮:1905-1911年,1915-1920年,1930-1937年。在这几个时间段里,地方教育行政机构加强对私塾的管理,劝导或者逼迫塾师调整办学方式,改良私塾。北碚的私塾改良运动,正是在全国第三次改良高潮这个背景下兴起的。

北碚私塾改良情况

  1935年,在全国兴起第三次改良私塾运动的背景下,北碚峡防局及时跟进,开展了私塾改良运动。当时北碚峡防局并不是一级政府,而是主要负责剿灭匪患,维持治安的机构,峡防局驻地在北碚乡的庙嘴。峡防局治安管辖上起合川沙溪,下至巴县磁器口嘉陵江两岸近50公里范围,其核心区域包括北碚、澄江、黄桷、二岩等乡镇。这次私塾改良运动,主要由峡防局民教处负责,在核心区域镇乡推行实施。民国时期出版的《嘉陵江日报》,记载了这次北碚私塾改良运动的情况。归纳起来,整个过程包括调查摸底、限期登记、改良培训几个阶段。

  第一步摸底调查,掌握情况。峡防局民众教育处首先开展调查摸底,掌握了北碚私塾实际情况,使改良举措有据可循,针对性强。据民国24年(1935年)624日《嘉陵江日报》报道:为了启动私塾改良运动,峡防局民教处花了一个月时间,对北碚私塾情况开展了认真调查摸底。峡区民众教育办事处调查北碚私塾情况结果:“共有私塾37所,学生共606人,男生占534人,女生占72人。私塾教师37名,其中中学文化程度4人,小学文化程度5人,从前读旧学的28人。年龄结构看,最大的68岁,最小的18岁,普遍在40-50岁。教师的每年束脩(学费)最高者140元,最低的10元,普遍大致在50元左右。”

  民教处还对北碚乡的私塾学校进行分析研究,“解剖麻雀”掌握私塾教学情况,为改良提供可靠依据。民国24年(1935年)624日《嘉陵江日报》报道:北碚乡公所调查北碚私塾。介绍了民教处对北碚乡4所私塾调查的情况:北碚乡私塾“共四所156人,男生135人,女生21人。读经者占十分之九,读教科书国文课本占十分之一。”学生人数和课程设置这两组数据,既可以看出私塾的生源构成比例,也看到私塾教育学习情况,为下一步峡防局的私塾改良打下了很好基础。

  《嘉陵江日报》民国24年(1935年)615日载:“但据调查,北碚贫民甚多,故学龄儿童大多失学,即已就读者也只能读私塾。散在乡间之私塾较多,该处因此关系,认为欲达培养学龄儿童之实效,须先从改良私塾着手,乃能按步进行。故一月来之重要工作,均集中在改良私塾上面。对于私塾学校之调查,学生课程之改良和监督,均已先后施行。”

  第二步发出通告,限期登记。北碚的私塾改良运动有组织有计划有目标。调查清楚后,由峡防局发布通告,要求各私塾自行到各乡公所或峡区民教处登记注册,填报情况,如果故意不登记或登记不实,将予以查封。为加快调查进度,还从峡防局其他部门抽调部分人员,到个各私塾调查摸底。各乡公所也积极配合,将通告内容广泛宣传。民国24年(1935524日《嘉陵江日报》载:“北碚乡公所为改良北碚私塾起见,调查北碚私塾,发出通告,限令各校老师自行到峡区民教处登记。”“特定于国历524日起至65日止为登记期限,凡本乡所有私塾老师均须按期到该处登记,待登记完结,再行召集开会,商议改进办法,倘有故违,即尊上峰命令实行查封。”

  第三步组织培训,督促改良。有了调查的数据,根据私塾的不同情况,民教处采取了不同的对策。针对北碚私塾学生主要是儿童的实际情况,民教处要求对私塾的课程作改进,增加音乐、时事、游戏等内容,并对改进情况进行督察。通过课外活动让学生更多接触社会,培养关心国家大事和峡区建设发展习惯。   

为了检查指导改良工作实施情况,民教处还经常抽查私塾,组织私塾一起开展活动,有意把私塾带入社会,融入时代。民国24年(1935年)611日《嘉陵江日报》报道了民教处对私塾开展教育改造的情况:

  “峡区民众教育办事处,昨集合北碚各私塾,在民众会场施行教育,感情尚欢洽。首先在会场外面排列集合,然后鱼贯入场,秩序井然。活动开始,即为主席与北碚教育委员冯书舫演讲。其内容为遵守秩序守时间,注意礼节和军事训练等。在各校之音乐比赛,虽音乐教授不久,亦颇唱得有劲。结果以杨老师之学生第一,邱老师之学生第二,以下均普通。最后洪光召讲故事《老人种瓜》一段,诙谐而有意义,并各校学生作兔打洞游戏一个,乃尽欢而散。”

    从报道来看,教育培训的内容很实用,教会学生守秩序、讲礼貌,举办唱歌比赛,做游戏等,既是让私塾融入社会,接受现代知识必须内容,又是老师学生乐于接受的形式。所以各校师生“尽欢而散”。

    私塾改良怎么做?如何开展培训,学习什么内容,起到什么作用?这是改良的核心。峡防局民教处采取了与私塾师生联欢、组织私塾学生参观等有效形式,工作深入细致。民教处主任黄子裳亲自主持。民国24628日《嘉陵江日报》报道“峡区民教处,昨日召北碚所有私塾举行第四次联欢会。午后四点在民众会场开会。到会私塾七所,学生140余名。先由主席简单报告开会理由,次即着手各种训练和活动。其训练方面约分两项。一,秩序的训练。到会场的时候整队排班,依次就坐,由各校级长指导。二,礼貌的训练。有人演讲的时候,须全体起立致敬,由坐第一排级长呼口令,并鼓掌欢迎。事前训练鼓掌方法,训练若干次,以整齐为原则。其活动方面约分三项:一,宣布会场规则。由主席宣布会场规则,如遵守秩序,不随地吐痰,不乱讲话,不迟到,不吸烟等。二,各校比赛唱歌。由各校轮流唱九·一八纪念歌,以整齐,节拍正确,音韵和谐为标准,唱后由黄主席讲演,分别优劣,予以褒奖,以资鼓励。三,讲述各种故事。私塾教师杨清泉先讲述捕猴故事,言辞清爽动听,故事意义颇能训练学生运用思想。次各生自由出席谈故事,再次,由主席说明故事意义。并所谈故事,皆以含有精神教育者为主题。末由民教处职员讲述故事,绘出故事中人物,作实物讲授。…… ”

    民教处还安排参观考察,让私塾学生了解北碚,培养他们关心社会、关心时事的兴趣。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端午节来临之际,峡防局安排了一次有意义的活动。民国24年(1935年)526日《嘉陵江日报》载:民国二十四年端午节,峡防局机关一律放假。要求各办公室将“凡比较新奇的东西,都陈列出来,供人参观。”各部门负责安排人员接待和讲解。还要求把物品名称、用途写出来。除了市民参观之外,民教处专门安排私塾学生数百人,有组织前往参观。

私塾改良运动的效果及影响

  经过民教处培训、监督,有的私塾课程作了改良,增加珠算、应用文、唱歌、游(下转第52页)(上接第43页)戏等内容,有的老师开始使用粉笔黑板,接受现代国文课本。除了集中开会培训,民教处还抽查私塾课程改良落实情况,并见缝插针,把附近几家私塾老师组织起来,有针对性地培训。

  民国24年(1935年)615日《嘉陵江日报》报道,“学生课程之改良和监督,均已先后施行。昨日更研究到各私塾师生之课外生活,加以指导和改良,于午后五点钟,集合附近场私塾七所,在民众会场开会。训练各私塾师生注意各种课外生活。例如卫生、清洁及学习谈话,灌输现代知识,促进留心国事等。”这则新闻说明了私塾改良的内容。与前面讲的一样,私塾学生开始接受诸如“清洁卫生、遵守秩序、文明礼貌、与人交流”等知识和技能。

经过改良的私塾称为改良私塾,办学介于新旧之间,是从传统私塾向近代小学过渡的教育机构。北碚的私塾改良运动收到一定效果,许多私塾老师认识了新学教育方式并开始接受,增加了课程,改进了教法。学生也越来越重视知识的全面学习,主动增加接触社会的实践活动。

  由于历史原因,北碚私塾改良运动有效果也有局限,但是它产生的影响是积极而深远的。首先它提升了新式学校重要地位,为发展国民教育树立了标杆,对私塾是一种制约,对新学是极大的推动。其次,私塾改良运动也提升了人们对教育重要性的认识,更多人向往到学校读书,接受教育。第三也为北碚发展教育提供了重要数据和信息。这对卢作孚、卢子英后来发展教育事业,兴办学校打下很好的基础。1936年,北碚峡防局改为嘉陵江三峡乡村建设试验区,1942年又改为北碚管理局以后,北碚的教育事业得到较快发展。据《北碚志稿》(1945)“北碚管理局各乡镇国民学校概况”一节记载:北碚管理局所辖乡镇8个,每个乡镇设中心国民学校1所,乡镇下面设若干保,每个保都设有保国民学校。据统计,当时8个乡镇共有中心小学9所(朝阳镇2所)65个班,保国民校一共83所,130个班,仅小学在校人数达7700人。仅此,足以显示北碚国民教育事业成绩斐然。

作者简介:

蒋明洲,北碚区地方志办公室主任,北碚区第十五届政协委员。第二轮《重庆市北碚区志》编委会总编辑。

何昌志,主任编辑,《北碚报》原总编辑。第二轮《重庆市北碚区志》执行总编辑。

(原载《北碚文博》2019年第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