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作孚研究刊物
民生公司航线概述 (1925-1949)
 当前位置:首页 > 图文列表
民生公司航线概述 (1925-1949)
上传时间: 2022-01-14 10:18:50     作者: 蔡艾玲整理     来源: 民生公司航线概述 (1925-1949)

   

   

    1、渝合线(首航于1926723日,重庆至合川)

  1926723日(一说723日为夏历),“民生”轮逆嘉陵江安全驶达合川,开启了民生公司的航运事业。渝合线全程52英里(约96公里——该数据来源于《民生公司史》),下水半日可达重庆,上水一日可抵合川,间日一往复,为定期航线。途径磁器口、悦来场、土沱、白庙子、北碚、温泉、夏溪口、草街子、盐井溪、沙溪庙等码头,基本为客运,因既省时又安全,还能节约不少途中用费,故很受行旅客商欢迎。航线沿途主要物产为生丝、黄豆、药材等。夏溪口设有民生囤船。渝合线是民生公司轮船行驶*早的航线。枯水行70尺以内小船,洪水行140尺以内轮船。[1]1939年,自重庆至合川,洪水由4等船行驶,枯水由5等船行驶,时有轮8艘行驶。渝合两处每日有2轮对开水上,离渝为上午6时及10时,需时约10小时抵合。下水只需5小时,抵渝时为上午10时及下午1时。[2]19399月,民生公司设短航办事处,管理19条短航航线,渝合线为19条短航航线之一。[3]

  

  2、渝涪线(首航于192611月,重庆至涪陵)

  192611月,“民生”轮首航涪陵,全线航程65英里,间日一往返,为定期航线。途径鱼嘴沱、木洞、洛碛、扇背沱、长寿、石家沱、藺(即蔺)石、李渡等码头,客货兼运,为定期航线,行100尺内轮船。航线沿途主要物产为榨菜、生漆、桐油、杉料、青麻等。为便于开展营业,民生公司特在重庆市水巷子汇源旅馆内设立办事处,在涪陵荔枝园设置囤船。19287月,航行渝涪线的民生公司和庆涪公司为了避免因竞争而两败俱伤,签订了协议,对该线的运价、航行做了统一规定。1934年,二十一军司令部批准了《渝涪、涪万短航定期专船行驶办法》,规定渝涪线由民生公司专营,民生公司取得专营权后,上水客票由20世纪20年代末的4.8元减为3元。以后虽然五金、燃料涨价,亦未提高票价。抗战期间,渝涪线客运繁忙,每日对开4艘轮船。离渝时间,上午6时,抵渝时间下午4时至5时,下水约6小时,上水倍之。仅1939年,据不完全统计,从涪陵运送出川抗日官兵4 300余人,运渝官兵500人。1941-1944年,渝涪线进出口客运量达912 071人。1942年,民生公司为保证航行安全,在白鹤梁外友记磨面船上设置起了临时灯标,这是川江*早出现的夜航灯标。19399月,民生公司设短航办事处,管理19条短航航线,渝涪线为19条短航航线之一。[4]

  

  3、渝叙线(首航于1930927日,重庆至叙府(今宜宾))

  1930927日,“民望”轮由重庆上叙府(今宜宾),是为民生公司经营长途航线的开始。全线201英里(约372公里——该数据来源于《民生公司史》),客货兼运,终年行200尺以上的川江大轮。这条航线是川南地区的主要运输干道,也是川西、云南、西康对外经济联系的主要孔道。当时渝叙航线上已有华商轮船公司8家,共有轮船20余艘。但大多经营不善,运价又高,设备陈旧,航行缓慢并常有事故,信誉很低。民生公司经营这条航线,初为不定期航行。途径江津、松溉、白沙、合江、泸县、纳溪、江安、南溪等,客货兼运。航线沿途主要物产为山货(牛羊皮)、药材、桐油、粮食、烟草、猪毛、夏布等。重庆太平门外滩盘码头及江津、松溉、合江、泸县、叙府(今宜宾)均有民生囤船。据统计,1933年川江渝叙段实有航行轮船19艘,共航行272次,其中,民生公司有船10艘,航行130次,船数和航行次数已占一半或接近一半。193451日后,定期双日航行。1936年后,每日皆有船行驶。由重庆的轮船一般开出2天到泸州,3天抵宜宾。1932年以后,该航线一直保持枯水期与洪水期两种运费价格,此后数年未变。1933年,民生公司将叙府办事处扩大为叙府分公司,又在泸州设立了代办处。1936年在渝叙线航行的30艘船中就有20艘是民生公司的,民生公司掌握着渝叙线60%~70%的业务,基本上控制了重庆以上的长江轮船航运。[5]

  

  4、渝宜线(首航于1931217日,重庆至宜昌)

  1931217日,“民福”轮首航宜昌,全线350英里(约545公里,数据同上)。途径长寿、涪陵、丰都、高家镇、忠州、万县、云阳、奉节、巫山、巴东、秭归等,客货兼运,终年行轮,洪水行轮在150220呎之间,枯水行轮在110150呎之间。航线沿途主要物产为山货、盐糖、药材、生丝、桐油、烟草、榨菜、猪毛、黄表纸等。重庆磨儿石、嘉陵码头、羊角滩、施家河、弹子石、长寿、涪陵、万县、宜昌均有民生囤船。渝宜线为川省运输大动脉,是滇、黔、陕、鄂交通所系,客货运输十分繁盛。民生公司初在宜昌设办事处,1932年扩为分公司。1933年底又在万县设立办事处,以加强四川进出口物资的转运。到1936年,宜渝全线航行的中外轮船共约50艘,其中民生公司即占一半以上,经营了这条航线60%左右的运输业务。19371月,民生公司在渝宜航线开始施行“三段航行”。[6]在抗日战争爆发以前,民生公司在川江渝宜段的进出口轮船吨位上已超过了外轮公司的总和,在载重量方面也接近或超过了外轮公司的总和。抗战爆发后,大量人员与器材由宜昌转运入川,“洪水一二等船,枯水二三等船,均上水四天,下水两天,来往各埠,均在黎明时开行,目前尚无直航船只”。[7]至宜昌沦陷前,渝宜线繁忙异常,其中民生公司承担了整个运量的95%以上。[8]

  抗战时期,渝宜线又以万县为中心,辟为渝万线和万宜线两段。渝万线,“自重庆至万县,洪水一二等船,枯水二三等船,上水二天,下水一天”。1939年此线有4轮轮流往返行驶,但船期及次数无定。万宜钱,“自万县至宜宾,洪水一二等船,枯水二三等船,上水均为二天,下水均为一天”。1939年有2轮往返行驶,每星期两埠间有三四次航期。[9]

  

  5、叙嘉线(首航于1931年夏,叙府至嘉定)

  1931年夏,航线展入岷江叙府嘉定一线,全线航程67英里余(约162公里,数据同上),每年行船约4个月。途径犍为、竹根滩、冠英场等码头,客货兼运。航线沿途主要物产为丝织品、白蜡等。嘉定红十字码头有民生囤船。叙嘉线是为洪水期渝叙线的延长线。19399月,民生公司设短航办事处,管理19条短航航线,叙嘉线为19条短航航线之一。[10]

  

  6、渝申线(首航于193262日,重庆至上海)

  193262日,“民主”轮由重庆直航上海,全程1 333英里(约2 489公里,数据同上),是长江*长的一条直达航线,途径万县、宜昌、沙市、汉口、南京等,客货兼运,每年4月半至11月,轮船自沪直达重庆,每星期开船两只,定期航线,上水约行8日,下水约行5日。航线沿途主要物产为山货、盐糖、药材、生丝、桐油、烟草、榨菜、猪毛、黄表纸等。重庆各码头及沿途各地均有民生囤船。[11]19325月在汉口设立了办事处。611日成立上海办事处。民生公司开始经营长江下游航运业务。

  在渝宜、渝申线上,因非民生公司所独占,很难做到全线各轮票价统一,但民生公司也不轻易改变票价。1936年底到1937年春,川江出现数十年未有的枯水,公司采取三段航行,费用增加了许多,在这种情况下,民生公司也未变动票价。[12]

  

  7、涪万线(首航于19321228日,涪陵至万县)

  19321228日,“民生”轮首航由涪陵下万县,全线航程110英里(约211公里,数据同上)。途径丰都、高家镇、羊渡溪、忠县、西届渡、武陵等码头,客货兼运。航线沿途主要物产为榨菜、生漆、桐油、杉料、青麻等。涪陵官码头与万县杨家街码头有民生囤船。民生、民望、民觉曾航行此线,每年12月至次年4月的枯水期开航,下水约6小时,上水1日。[13]

  

  8、合潼线(首航于193368日,合川至潼南)

  1933年,民生公司试航涪江合潼线,航程180华里(其中合川至潼南一段132公里)。先是小轮船夏季偶一航行合川遂宁航线。1933年遂宁潼南公路通车后,民生公司于68日,派“民用”轮试航合潼航线。成渝公路通车后,旅客减少,此线废止。[14]

  

  9、宜申线(首航于1933年,宜昌至上海)

  1933年,“民族”轮开航宜昌至上海航线,全程983英里,是民生公司专行长江中下段航线的开始。途径沙市、汉口、南京等,客货兼运,终年航行族、联、泰、聚四船,枯水期直航船停,元、本、权、风、俗、贵、彝船航行此段。航线沿途主要物产为山货、盐糖、药材、生丝、桐油、烟草、榨菜、猪毛、黄表纸等。途径地区为中国经济腹部,工商业*发达,文化水准*高,内河价值居国内**。1936年后开始定期航行,每星期三从上海至宜昌,每星期四从宜昌至上海。分别在万县成立办事处,上海、叙府办事处改组为分公司。[15]

  

  10、岷江航线(首航于1934630日,嘉定至成都)

  岷江发源于四川北部,南经成都、乐山等地至宜宾流入长江。19346月,民生公司派“民法”轮、“民信”轮试航嘉蓉线,全程380华里(约186公里,数据同上)。630日“民法”轮从嘉定上驶,72日到达成都,成都人民倾城出观。因水量太浅且涨落不定,不久停航。

  抗战时,民生公司重新开辟岷江航线,岷江乐山上游,冬季水浅难于航行,改为轮木联运,从而形成了一条重庆—叙府—嘉定—成都之间的渝蓉轮木联运线,这条航线在抗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19391月,民生公司与华懋公司和空军兵站总监订立轮船与木船联运合同。空军兵站运往成都的物品,由重庆运往叙府(今宜宾),交民生公司轮船承运;由叙府至成都,由华懋公司用木船或竹筏接运。渝至叙上水用轮船运输需4天,木船由叙府运蓉约需26天。战时汽车运输困难紧张,重件汽车无法承运时,多交民生公司办理轮木联运,由渝运蓉。19441120日,军政部兵工署第五十厂曾将一批军用器材交民生公司自渝运叙转蓉。即由“民联”轮承运一次即达44.78吨。19449月,“民武”轮又承运了油桶及马丁铁40吨,其他材料56682吨。兵工署第五十厂成都分厂有酒精一批由泸运蓉,亦交民生公司办理轮木联运。[16]

  

  11、泸邓线(首航于1936717日,泸县至邓井关)

  1936717日,“民宁”轮试航沱江,由泸县开航,全线航程52英里(约96公里)。途径连鱼洞、胡市、通滩、长滩坝、怀德镇、赵化镇、琵琶场、李家沟等码头,客运航线沿途主要物产为盐、糖、米、炭等。泸县东门码头有民生囤船。每年69月的洪水期始能小船航行。[17]

  

  12、镇汉线(首航于193792日,镇江至汉口线)

  据《新世界》载:“自沪战发生,江阴封锁后,长江运输遂告断绝。火车因忙于军用,无法代为装运货物,而沪、无、苏、常等处各工厂机器货物,及政府所急需要之用品等,均赖此苏州河一线交通之运输。”为了帮助工厂内迁,支援前方抗战和增加营运收入,193791日,民生公司在镇江成立临时办事处,当日,“民泰”轮调抵南京,2日上午从南京开航至镇江,下午6时装载药材等66件货物从镇江开航汉口。办公地点及码头,均暂借招商局地点。[18]“民泰”“民宪”“民族”“民勤”各轮航行此线。[19]9月,民生公司自镇江装运公物、机器等1 692.77吨到汉口。11月因战事迫近镇江,镇江临时办事处于1122日撤销,航线终止,民生公司共抢运物资5 418吨。这条江南内河航线是上海厂矿内迁的主要通道。[20]

  

  13、湖南航线(首航于19379月,宜昌/汉口至长沙)

  193791日,民生公司在长沙成立办事处,处理湘江的客货运输。这条航线是以湖南湘江为主干,轮船由宜昌或汉口经城陵矶过洞庭湖,沿湘水航行至长沙。1937914日,《申报》以《民生公司增加三航线》为标题,报道了民生公司拟增加京湘汉湘宜湘三航线的消息,11月因江水极枯,民生公司无适当的船航行,遂于22日停航。这条航线的开辟为19385月民生公司与招商局的川湘联运,以及1940年后川湘川陕联运提供的宝贵的经验。[21]

  

  14、合充线(首航于1939818日,合川至南充)

  嘉陵江轮船航行一向只到合川为止,合川以上仅有木船行驶。抗战爆发后,嘉陵江运输繁重,南充又居嘉陵江的中心点。为了便利合川至武胜、岳池、南充等地的商旅,1939818日,“民约”轮试航合川南充线成功,824日,“民宁”代替“民约”搭客航行合川南充线再获成功。194476日,民生公司派“民听”轮试航重庆至南充(全线航程263公里),至此,嘉陵江航线从渝合线延伸至渝充线。合充线、渝充线,皆洪水时期方能航行,它们的开辟对沟通西北与西南的交通,促进城乡物资交流,支援抗战和建设,作出了重要的贡献。[22]


  

  15、川滇水陆联运线(19391219日,民生公司与川滇公路管理处订立货物水陆联运合约)

  川滇水陆联运线主要由长江上游渝泸段在泸州与川滇东路相连接,至昆明与滇缅公路相接,或自曲靖接运叙昆铁路的物资,是为运送国际物资入口和运送国内特产出口换取物资的重要通道。民生公司在川滇水陆联运中的水运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19391219日,民生公司与交通部川滇公路管理处订立货物水陆联运合约,以泸县为转运点,川滇公路处将货物由昆明运至泸县,民生公司派轮船转运至重庆或宜宾。出口货物则由民生公司从重庆或宜宾运至泸县交川滇公路汽车运至昆明,再转运至越南海防。次年1月,民生公司与军政部兵工署订立运输合约,军政部的军用品,由泸县或叙府运至重庆或由重庆运至叙府,均由民生公司承运。当年5月,民生公司承运军政部船管所的械弹4 000吨、航委会器材400吨、工矿处器材200吨,其中的2 600吨由木船运输,2 000吨由轮船运输。19403月,民生公司还与西南运输处订立水陆联运合约。西南运输处的两个大队(每队170辆汽车)行驶川滇路,专运兵工署、航空委员会及贸易委员会的货物。川滇联运水陆联运线对保障国际进出口运输、支援抗战起到了重要的作用。[23]

  

16、川湘水陆联运线(19408月开辟)

  1940年夏季,沙市、宜昌失守后,长江中游与上游水运中断,我国东南地区进出口物资以及川盐接济湘鄂和湘米入川,均遭封锁。19408月,交通部饬令招商局与民生公司合组川湘、川陕水陆联运处。同年1213日,交通部召开了“加强川湘、川陕水陆联运会议”,决定川湘、川陕水陆联运总管理处改为交通部特许官商合办川湘、川陕水陆联运公司。由交通部驿运总管理处认股50万元,招商、民生各认25万元。设立川湘联运总段办理川湘运输业务。

  川湘水陆联运的干线由两段水道和一段陆路组成,全长 4 122 华里。分别是:由衡阳经桃源、沅陵、龙潭的水道,长 2 100 华里;由龙潭至龚滩的陆路驮运,长 140 华里;由龚滩经彭水、涪陵到达重庆的水道,长 722 华里。随着长沙、衡阳等地战事吃紧,川湘水陆联运线的运量不断增加。为了满足运输需要,国民政府在主线的基础上,重新开辟了两条辅助线:**条辅助线是由涪陵出发,利用乌江水运,经彭水、龚滩至沿河,然后转走陆路,经秀山至茶洞,再利用酉水经保靖至沅陵。此线于 1940 年冬开办,交通部在上述各地均设有分站进行管理。第二条辅助线也是由涪陵出发,沿乌江而上,经彭水、酉阳、沿河,继续上延至思南,转陆运经闵家场至江口,利用锦江、辰水水运过铜仁、麻阳至辰溪,再经沅水而达沅陵。此线于 1941年春开办,在川湘联运主干线和**条辅助线运务繁忙情况下增设。宜昌失守之后,鄂西江运受阻,川湘之间的物资运输主要靠川湘水陆联运线和两条辅助线来共同完成。

  当然,在具体的运输过程中,川湘水陆联运线的运输线路并非一成不变。据时任国民政府全国公路运输局副局长、川湘川陕水陆联运总管理处处长薛光前先生介绍:“川湘路线,共计六条。”或因水位影响,或因军事关系,车辆调配失常,国民政府还开辟若干支线,“补助正线之不足”。如衡阳常德这条线,若洞庭湖时局紧张,货物便不经常德,由益阳沿资水至东坪,然后从烟溪用人力搬运至溆浦,再由大江口转达沅陵。如果沅陵至妙泉段水位低而又需赶运,则可将货物运至泸溪,用汽车沿川湘公路运至彭水。

  川湘联运实行分段管理,川湘线下分4段:**段驻彭水,负责龚滩河及涪陵至重庆航段的运输;第二段驻龙潭,负责酉水与龚滩河间的驿运,公路及其支流的运输;第三段驻常德,负责沅江及其支流的运输。各段设段长一人,段以下设站长,由民生公司与招商局派人担任。民生公司派往联运处工作的全部人员共计42人。其中木船由航政局造拨并控制民船装运;力夫、板车,由驿运机关调拨使用;卡车由公路局运输机关供给或由托运机关自备;轮船由民生公司和招商局供应。

  19424月至19434月,民生公司为了加强联运,增加营业收入,又和联运处龚水总段订立联运合约,规定总段由湖南及乌江接运到涪陵的货件,均交民生公司轮船承运。[24]

  

  17、川陕水陆联运线(19408月)

  19408月,交通部饬令招商局与民生公司合组川湘、川陕水陆联运处。同年1213日,交通部召开了“加强川湘、川陕水陆联运会议”,决定川湘、川陕水陆联运总管理处改为交通部特许官商合办川湘、川陕水陆联运公司。由交通部驿运总管理处认股50万元,招商、民生各认25万元。设立嘉陵江运输总段,办理川陕间运输业务。

  川陕水陆联运路线是:重庆经合川至广元用水运,广元至宝鸡利用川陕公路车运,或由广元水运至阳平关,后经公路至烈金坝以达宝鸡。全线除阳平关以上陆路不计外,由重庆至阳平关计长达800余公里。民生公司主要担任重庆至合川的水路运输。洪水期民生公司还派轮船航行合川至南充线,枯水时,因水浅不能航行。该线运输的物资:上水以出口钨砂、猪鬃、羊皮、茶叶及铁路机材、糖、盐及其他公商货物为大宗;下水以棉花、桐油、羊皮、煤、米为大宗,连同军品运输,每年平均运量约810万吨。为便利嘉陵江航行,民生公司还派船长薛志道负责渝合线淘滩工作,组织力量对黑羊石、红沙碛、香盘石、菜家滩等进行疏浚。单黑羊石疏浚碛坝即做1 400余工,所用竹子在万斤以上。经过淘滩,渝合航线畅通,便利了川陕联运任务的完成。[25]

 

  18、渝巴专线(首航于19409月,重庆至巴东)

  1940612日宜昌失守后,巴东便成为临近抗战前线的重要港口。当时前往三斗坪姚湾溪等处转运入湘及由湘鄂入川的旅客,均在巴东搭船,除军政人员随搭军运差轮外,普通旅客也很多,因此,9月民生公司决定开辟重庆至巴东航线。

  据194116月统计,公司航行渝巴专线船只33艘次,搭客1 037人,搭伤兵2 810人,并运输大批棉花及茶叶入川,1945109日,巴东办事处撤销。战时,在航线缩短的情况下,民生公司开辟渝巴()专线,对维持前后方交通,支援抗战和建设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26]

  

  19、渝坪专线(首航于19409月,重庆至三斗坪)

  重庆至三斗坪航线是战时民生公司开辟的重点航线。宜昌沦陷后,西陵峡天险即成为拒敌的前沿阵地,宜昌专署及县政府迁至三斗坪、茅坪。为了维持前后方交通,三斗坪很快就代替了宜昌港的地位,成为战时的前方港口。它既是军粮、辎重的供应点,也是川盐货运出口和前线地区棉花、棉纱、布匹及百货运入的转口地。同时在宜昌沦陷后,四川通往湖南的交通线被切断了,为了解决抗日前线所必须的兵员、军火和粮食给养的补充,交通部决定从三斗坪修筑一条公路,通过湖南西部山区,进入湖南省境,使之与长江上游的航运相衔接,形成一条水陆联运线,三斗坪便是这条水陆联运线的枢纽。因此,9月,民生公司便在三斗坪设立办事处,开辟了重庆至三斗坪的专线,每天派两艘轮船对开,每日货运量有10余吨。据19411-6月货运统计:“民康”“民熙”“民奕”“民贵”“民俗”等轮航行26艘次,共运货32 186件,计1 53192吨,收入744 345元;客运统计:“民康”“民贵”“民俗”三轮共运1 838人,收入75 759元。战时,在航线缩短的情况下,民生公司开辟渝坪(三斗坪)专线,对维持前后方交通,支援抗战和建设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27]  

  

  20、乌江航线(1941519日试航成功,8月后不再航行)

  试航乌江  宜昌失守后,因敌人封锁了长沙至重庆的水道,为了增辟航线,加强后方运输能力和经济建设,民生公司曾派周海清和束松庆船长先后三次去乌江考察,认定由涪陵至彭水一段(215公里)可以行驶轮船。1941519日,民生公司派“生存”轮由涪陵试航至江口(125公里)并上驶至彭水成功。527日,在江口设立民生公司的临时办事处,办理正式通航和营运事宜。后因乌江水位涨落不定,加之河道弯曲,不宜作商业航行。8月,复经“民熙”轮航行涪彭航线一次,运盐两次后,未再航行。[28]

  

  21、叙屏线(首航于19411131日,叙府至屏山)

  金沙江是长江的上游,沿线为少数民族聚居地,矿藏丰富,盛产药材、山货,但交通极不方便,全靠马驮人背。因此,开辟金沙江航线具有重要意义。但金沙江水浅流急,滩险特多。19391月,国民政府经济委员会发起组织金沙江察勘队并进行试航。不幸在试航中,“国联”所特派驻华的水利专家蒲得利、技工张炯,会同西南运输处胡运州等,在老金滩遇险覆舟殉职,从此试航停顿。19402月,国民政府经济部再组织金沙江查勘试航队,于315日开始,试航1000多公里,历经大小滩险400余处,先后遇险失事4次,冲毁船只3艘,并有水手2人遇难。

  1941103日,民生公司派“民教”轮和得力船员试航叙府至安边(20公里)成功。19411231日,公司调“民生”轮首次开航叙府至屏山(33公里)航线成功。从此便开辟了金沙江叙屏航线,边区各族人民旅行称便。

  叙府至屏山线,以客运为主的战时19条短航航线之一。沿途停泊柏树溪、安边、楼东、福延溪等处。[29] 

  

  22、屏山至石角营航线(19421110日试航成功,未开航)

  为了开发四川的边远地区,继叙屏线开辟之后,民生公司又于19421110日,继续往金沙江上游屏山至石角营试航。石角营位于川滇边区,物产丰富,为货物集散地。每年有大量玉米、药材、山货等出口。但屏山至石角营(28公里)滩险林立、水流湍急,宜屏段平时尚见少数木船往来,“惟屏绥间,一路上却不见帆樯踪影”,交通极不方便。为此,民生公司特派“民教”轮继续试航成功。后因需调浅水油船航行,战时柴油缺乏而又昂贵,再则航道未经整治,险滩太多,绞滩工具未设置,难于经常航行,故并未开航。[30]

  

  23、水空联运(194571日开始配运)

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封锁了东南亚各国沿海后,从19425月滇缅公路中断到19458月日本投降,我国物资的补充运物,几乎全靠空运。此时,中印空运,成为我国主要的国防运输线。中印空运以印度汀江为起运点,终点为我国昆明、重庆等机场。因昆明至重庆运输不便,空运地点增辟宜宾、泸县机场,由印度运进货物至宜宾屯泸县后,由水路交民生公司等轮船,转运至重庆。进口多为兵工、通讯和工业器材,出口回程为钨砂、桐油、猪鬃等物资。民生公司派轮船从泸县和宜宾,担任了空运物资的接转任务,从事水空联运。

  19456月,泸县空运物资,由各公司合组泸县空运物资轮船接运委员会承运,推举民生公司担任主任委员,招商局任副主任委员,并在泸县设立办事处,民生公司派经理李若兰任主任,并由副经理韩时俊负责主办其事。71日开始运输。

  抗战后期,在西南国际水陆运输线被切断之后,民生公司参加水空联运,对支援盟军在东南亚和中国战场抗击日寇的斗争与促进战时国际贸易,作出了重要贡献。[31]

  

  24、渝沙线(抗战爆发后开辟,重庆至白沙)

  重庆至白沙线,以客运为主的战时19条短航航线之一。19399月,民生公司设短航办事处,解决短航航线一般问题。较大问题由公司调船会议解决。同时还设立了云阳办事处、津(江津)(白沙)办事处、合川办事处,专门办理短航业务。该线沿途停泊铜元局、黄沙溪、李家沱、大渡口、鱼洞溪、白沙沱、铜罐驿、江口、江津、龙门滩、油溪、金钢沱、土墩溪等处。短航运输的开辟,方便了内迁各机关、学校、工厂人员的交通,促进了城乡物资交流,使川江沿河许多停泊点,由原来人口稀少的荒村小店,顿时变成繁荣热闹的市场,客货运输旺盛,成为公司战时营运收入的重要来源。[32]

  

  25、渝津线(抗战爆发后开辟,重庆至江津)

  重庆至江津线,以客运为主的战时19条短航航线之一。沿途停泊铜元局、黄沙溪、李家沱、大渡口、鱼洞溪、白沙沱、铜罐驿、江口等处。一度停航,1949124  民生公司重庆至江津白沙线复航。[33]

    

  26、津合线(抗战爆发后开辟,江津至合江)

  江津至合江线,以客运为主的战时19条短航航线之一。沿途停泊龙门滩、油溪、金钢沱、土墩溪、白沙、石门、猪羊溪、松溉、朱家沱、羊石盘、王场等处。[34]

  

  27、泸合线(抗战爆发后开辟,泸县至合江)

  泸县至合江线,以客运为主的战时19条短航航线之一。沿途停泊新基子、弥沱场、牛老驿等处。[35]

  

  28、泸安线(抗战爆发后开辟,泸县至江安)

  泸县至江安县,以客运为主的战时19条短航航线之一。沿途停泊纳溪、大渡口、井口等处。[36]

  

  29、泸叙线(抗战爆发后开辟,泸县至叙府)

  泸县至叙府线,以客运为主的战时19条短航航线之一。沿途停泊纳溪、大渡口、井口、江安、南溪等处。[37]

  

  30、渝寿线(抗战爆发后开辟,重庆至长寿)

  重庆至长寿线,以客运为主的战时19条短航航线之一。沿途停泊唐家沱、木洞、洛碛等处。[38]

  

  31、渝碛线(抗战爆发后开辟,重庆至洛碛)

  重庆至洛碛线,以客运为主的战时19条短航航线之一。沿途停泊唐家沱、大兴场、鱼嘴沱、木洞等处。[39]

  

  32、渝唐线(抗战爆发后开辟,重庆至唐家沱)

  重庆至唐家沱线,以客运为主的战时19条短航航线之一。沿途停泊唐角沱、大沙镇、寸滩、黑石子、大石鼓等处。[40]

  

  33、渝寸线(抗战爆发后开辟,重庆至寸滩)

  重庆至寸滩线,以客运为主的战时19条短航航线之一。中途停泊大佛寺。

  

  34、渝碚线(抗战爆发后开辟,重庆至北碚)

  重庆至北碚线,以客运为主的战时19条短航航线之一。沿途停泊牛角沱、磁器口、童家溪、悦来场、土沱、白庙子等处。

  

  35、渝童线(抗战爆发后开辟,重庆至童家溪)

  重庆至童家溪线,以客运为主的战时19条短航航线之一。沿途停泊牛角沱、化龙桥、土涛、中渡口、磁器口、井口、大竹林等处。

  

  36、渝磁线(抗战爆发后开辟,重庆至磁器口)

  重庆至磁器口线,以客运为主的战时19条短航航线之一(卢作孚说全程30公里[41])。沿途停泊牛角沱、猫儿石、沙坪坝等处。194412月,因水位低落,分为重庆至猫儿石,猫儿石至磁器口两段行驶,后停航。1949123日,民生公司重庆至磁器口航线复航。[42]

  

  37、涪丰线(抗战爆发后开辟,涪陵至丰都)

  涪陵至丰都线,以客运为主的战时19条短航航线之一。沿途停泊清溪、永安场、珍溪、南沱、主市场等处。[43]

  

  38、万云线(抗战爆发后开辟,万县至云阳)

  万县至云阳线,以客运为主的战时19条短航航线之一。全程约211公里,沿途停泊里牌溪、大舟溪、小舟溪、小江、盘沱等处。[44]

  

     39、申基线(首航于1946830日,上海至基隆)

     1946830日,“民众”轮驶台湾,完成了民生公司申台航线的处女航。民生公司率先选中此航线,揭开了民生公司发展沿海航线的**页。据驻台代表漆文谟同年12月报告:“民众”轮航台以后,截至同年1123日,申航班每次客货均满载,共收入法币90 475万余元,台湾各界对“民众”轮印象极佳,曾有人撰文称为“非他公司轮船所可及者”。经过“民众”轮的试航考察之后,民生公司确认发展台湾航运颇有前途,特于194612月成立民生公司驻台办事处,将原委托台湾航运公司代理的业务收回自理,办事处设客运、货运、理货、会计等机构。但*初办事处在台北,业务重心则在基隆。随着业务日盛,19477月,将办事处迁至基隆,升办事处为基隆分公司。[45]

    

     40、申津线(首航于19461031日,上海至天津)

     天津为我国仅次于上海的第二出口市场,海运便利,扼津浦、北宁两铁路枢纽,北通秦皇岛、营口各埠,南通、烟台、青岛等地,进口货以茶叶、纸张、洋布、棉纱为大宗,出口以农产品小麦、大豆和矿产品等为*。

     19461031日,“民众”轮由基隆开往天津,是民生公司轮船首次行驶北洋航线。同年12月设天津办事处。19477月,改天津办事处为天津分公司,由“黄海”“太湖”两轮固定行驶这条航线,另有“定远”“宁远”“怀远”等轮不定期行驶于上海、天津间。19489月至10月,辽沈战役、淮海战役进入决战阶段,运输断绝,货源清淡,于是申津线停航,同年12月,天津分公司停业。[46]

    

     41、沪青线(首航于19472月,上海至青岛)

     青岛港口条件优越,万吨级轮船终年均可进出,又有胶济铁路直达码头。抗战前出口货年均在200万吨左右,进口货约100万吨,为国内难得的出超港口。19472月,民生公司的“太湖”轮首航青岛线。当时业务委托中国旅行社代理。同年秋,民生公司在国外所购船只先后驶回上海,在青岛设立办事处,业务仍托中国旅行社代为办理。1948619日,青岛分公司正式成立后,将业务收回自办。194812月,即因业务不旺而宣告结束。[47]

    

     42、沪粤线(首航于194774日,上海经香港至广州)

     广州、汕头货物进出口以华北为主,抗战前,仅豆饼肥料的输入,年达数十万吨。自收回沿海航权后,中国轮船航行此线者甚少。1946年夏,民生公司开始在广州、汕头等埠承揽业务,*初广州业务由景泰公司代办,汕头业务由隆昌代办。至194612月,正式成立广州办事处。194774日,“民众”轮由上海经香港开往广州,这是民生公司轮船首次行驶华南沿海到达广州。19485月,民生公司决定加强沪粤线的运输,在汕头设立办事处。原来行驶沪粤线的除怀远、绥远两轮船外,再增辟渤海等两艘加入行驶。同年10月,改广州办事处为广州分公司。在福州设立办事处,开拓南洋沿海的福州、厦门、海口、江门、榆林等埠的业务。[48]

    

     43、港日线(首航于1948424日,日本至香港)

     19386月,为购运轮用物资,公司就曾在香港设立过办事处。抗战胜利后不久,民生公司恢复了香港的办事处,用以衔接公司国内外的相关事务。公司以香港为中心,积极开辟东南亚业务的决策确立后,1949316日,即扩充香港办事处为分公司。因涉外关系,称香港民生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而不用分公司名义,直辖于公司本部。

     在远洋运输开办之初,民生公司尚未开辟香港航线,仅有沿海过往船只在港停靠。1948424日,“南海”轮开赴日本,517日返抵香港,完成港日航线的处女航,开始了民生公司远洋航运的历史。[49]

    

     44、粤津线(首航于194855日,广州至天津)

     19485月开辟粤津航线,“宁远”轮定5日首次由广州直驶天津,但载货不载客。[50]

    

     45、港新线(首航于19491月,香港至新加坡)

     19491月,“绥远”轮自香港经曼谷驶往新加坡。[51]

    

     46、基津线、基汕线、基厦线(19493月后开辟,基隆至天津,基隆至汕头,基隆至厦门)

     19493月,先后开辟基()()津,基—汕(),基—厦()等航线。由“民众”“平远”“渤海”等轮行驶这些航线。[52]

    

     47、申宁线(1949513日开辟,上海至宁波)

     1949513日,为增加收入以维持员工生活,又增辟上海—宁波的短程航线,并在宁波设立办事处。[53]

    

     48、港澳线(首航于1949814日,香港至澳门)

     1949814日,“剑门”轮行驶香港—澳门,完成港澳处女航。此后,“玉门”和“虎门”两只大型豪华轮,经常行驶在港澳航线上。[54]

    

     49、港穗线(首航于19498月,香港至广东)

     1949年,“祈门”轮由香港开往广州,港穗线正式开航,业务情况尚好,有“石门”“祁门”等轮行驶在这条航线上。[55]港穗线系短航。[56]

    

     50、港江线(首航于1949年,香港至江门)

     1949年,“龙门”轮航行于香港至江门航线。[57]

    

     51、海基线(首航于194911月,海口至基隆)

     民生公司开辟海口至基隆的航线,首航派“民众”轮行驶。[58]

(蔡艾玲 整理)

    

     参考文献:

  [1] 参考凌耀伦主编.民生公司史[M],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参考本公司之航线//民生实业公司十一周年纪念刊,1937.

  [2] 参考四川航线情形,申报,1939422.

  [3] 凌耀伦主编.民生公司史[M],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参考本公司之航线//民生实业公司十一周年纪念刊,1937.

  [4] 参考凌耀伦主编.民生公司史[M],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参考本公司之航线//民生实业公司十一周年纪念刊,1937;参考涪陵港史;参考四川航线情形,申报,1939422

  [5] 参考凌耀伦主编.民生公司史[M],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参考本公司之航线//民生实业公司十一周年纪念刊,1937.

  [6] 参考张守广.卢作孚年谱长编[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657.

  [7] 参考四川航线情形,申报,1939422.

  [8] 参考凌耀伦主编.民生公司史[M],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参考《本公司之航线》,《民生实业公司十一周年纪念刊》,1937年版。

  [9] 参考四川航线情形,申报,1939422.

  [10] 参考本公司之航线//民生实业公司十一周年纪念刊,1937;参考袁智.烽火岁月中的民生公司//抗战时期西南的交通[M],云南人民出版社,1992.

  [11] 参考本公司之航线//民生实业公司十一周年纪念刊,1937.

  [12] 参考凌耀伦主编.民生公司史[M],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

  [13] 参考凌耀伦主编.民生公司史[M],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参考本公司之航线//民生实业公司十一周年纪念刊,1937;参考涪陵港史;参考四川航线情形,申报,1939422.

  [14] 参考凌耀伦主编.民生公司史[M],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

  [15] 参考凌耀伦主编.民生公司史[M],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参考本公司之航线//民生实业公司十一周年纪念刊,1937.

  [16] 参考凌耀伦主编.民生公司史[M],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

  [17] 参考凌耀伦主编.民生公司史[M],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参考本公司之航线//民生实业公司十一周年纪念刊,1937.

  [18] 参考凌耀伦主编.民生公司史[M],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

  [19] 参考万迪鹤,颜鹤年,薜冶欧.抗战以来本公司的货运与客运[J],新世界,1938:13(2-4).

  [20] 参考许培泽.记镇江办事处[J],新世界,1937:11(8);参考张守广.卢作孚年谱长编[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704.

  [21] 参考凌耀伦主编.民生公司史[M],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 参考民生公司增加三航线,申报,1937914.

  [22] 参考凌耀伦主编.民生公司史[M],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嘉陵江试航,民生公司研究室藏民生档案复印资料.

[23] 参考杨丽华.抗战时期的四川水陆联运[A]2015.

[24] 参考凌耀伦主编.民生公司史[M],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陈符周.川湘水陆联运线的开辟及对抗战的贡献[A]2015.

  [25] 参考凌耀伦主编.民生公司史[M],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陈符周.川湘水陆联运线的开辟及对抗战的贡献[A]2015.

  [26] 参考凌耀伦主编.民生公司史[M],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

  [27] 参考凌耀伦主编.民生公司史[M],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

  [28] 参考袁智.烽火岁月中的民生公司//抗战时期西南的交通[M],云南人民出版社,1992.

  [29] 参考袁智.烽火岁月中的民生公司//抗战时期西南的交通[M],云南人民出版社,1992.

  [30] 参考凌耀伦主编.民生公司史[M],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

  [31] ] 参考凌耀伦主编.民生公司史[M],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

  [32] 参考凌耀伦主编.民生公司史[M],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参考袁智.烽火岁月中的民生公司//抗战时期西南的交通[M],云南人民出版社,1992.

  [33] 参考袁智.烽火岁月中的民生公司//抗战时期西南的交通[M],云南人民出版社,1992.

  [34] 参考袁智.烽火岁月中的民生公司//抗战时期西南的交通[M],云南人民出版社,1992.

  [35] 参考袁智.烽火岁月中的民生公司//抗战时期西南的交通[M],云南人民出版社,1992.

  [36] 参考袁智.烽火岁月中的民生公司//抗战时期西南的交通[M],云南人民出版社,1992.

  [37] 参考袁智.烽火岁月中的民生公司//抗战时期西南的交通[M],云南人民出版社,1992.

  [38] 参考袁智.烽火岁月中的民生公司//抗战时期西南的交通[M],云南人民出版社,1992.

  [39] 参考袁智.烽火岁月中的民生公司//抗战时期西南的交通[M],云南人民出版社,1992.

  [40] 参考袁智.烽火岁月中的民生公司//抗战时期西南的交通[M],云南人民出版社,1992.

  [41] 在总公司第121次周会的讲话,1944719.

  [42] 参考袁智.烽火岁月中的民生公司//抗战时期西南的交通[M],云南人民出版社,1992.

  [43] 参考袁智.烽火岁月中的民生公司//抗战时期西南的交通[M],云南人民出版社,1992.

  [44] 参考袁智.烽火岁月中的民生公司//抗战时期西南的交通[M],云南人民出版社,1992.

  [45] 参考凌耀伦主编.民生公司史[M],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

  [46] 参考凌耀伦主编.民生公司史[M],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

  [47] 参考凌耀伦主编.民生公司史[M],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

  [48] 参考凌耀伦主编.民生公司史[M],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

  [49] 参考凌耀伦主编.民生公司史[M],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参考南海轮已完成港日线处女航  卸载必仍装砂赴日,简讯,1948954),1948524.

  [50] 天津到广东:民生公司增辟航线宁远轮将由穗驶津,大公报(天津版),194852.

  [51] 参考凌耀伦主编.民生公司史[M],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

  [52] 参考凌耀伦主编.民生公司史[M],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

  [53] 参考凌耀伦主编.民生公司史[M],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

  [54] 参考凌耀伦主编.民生公司史[M],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

  [55] 参考凌耀伦主编.民生公司史[M],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

  [56] 简讯,19491009),194981.

  [57] 参考在民生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第二十四届股东常会上的报告(1949412日).

  [58] 参考本公司开辟海口基隆线,简讯,19491017),19491121.



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动态